北京单场即时sp值
權后傾城緋色漣漪小說-緋色漣漪小說作品(白凰翡)

權后傾城

時間:作者:緋色漣漪來源:ysg

權后傾城緋色漣漪最新免費小說-緋色漣漪小說作品權后傾城(白凰翡)故事介紹最新完本免費在線閱讀:仇家恨固然能動人心性,幸好女主智商一直在線。而男主在國家與愛人這個兩難的抉擇前,選擇了既護她也護她所護,哪怕他的并不強健,哪怕他的雙臂并不有力,仍舊為她撐起了一片避風港。當她不再是她,當初那個說著‘夫妻夫妻、連體連心’的人,是否還能‘幸甚相逢、暮雪白頭’?且看“白鳳浴火遺凰翡,三秋閱盡獨揀梅”成就的是一段冠絕古今的佳話,還是一場被命運束縛的孽緣?...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權后傾城緋色漣漪小說-緋色漣漪小說作品(白凰翡):

帳篷內早已備好三張桌椅,上頭菜式點心布置一致,只是皇帝終究有些不同,用的御制碗碟。

三人入座,荊明正率先舉杯,對空念道:“兄長,若你還在世,遇此亂局,定知明正此舉為的大荊江山。”語畢,杯中酒倒在地上,濺起的水霧轉瞬消散。

上官謙眸光閃動著不忍,看了對面的白奕一眼,終是擔憂道:“二人雖有些才能,可畢竟涉世未深,此次淮陽一行,能應對的來嗎?”

荊明正續了一杯酒端在手中,視線投向白奕,問道:“老師以為如何?”

“秋揀梅心思縝密,大局觀甚好,而白凰翡……”提及那個孩子,須眉白發的老將軍聲音微微一滯,語氣終于有了一絲感情,“那孩子是老夫親自教出來的,自然有把握。”

有了他這句話,荊明正眼中那一絲并不明顯的憂慮也消散殆盡,爾后,臉上漸漸浮現出一抹釋然,對上官謙道:“老師門下的學生,師兄還擔心什么?”

上官謙微微一怔,想起多年前凜然讓位的故友,不覺有了底氣,看向白奕的眸中,更添了三分敬意。

荊太子的青云殿今日格外的忙碌,甄熹領著七八個小太監跑了三趟,才將堆在紫武宮的奏折搬完。

他看著堆滿案頭的折子,挺闊的眉宇糾了又糾,喚住要辭去的甄熹問:“父皇的病究竟如何了?昨兒還好好的,怎么病的這么兇猛?”

大太監嘆息一聲,“太醫說是積勞成疾,歇息兩日便無礙了。”他頭一偏,看了看堆在青云案頭的折子,眉眼一低,眸中那一絲笑意被藏了起來。“這兩日便辛苦殿下了。”

這位老太監跟了皇帝數十年,該說的話一字不差,不該說的半點行跡也露不出來。荊自影有些泄氣地揮了揮手,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殿中發了一會兒呆。

“太子妃到。”

殿外的小太監聲音才落下,公孫無虞已經領著兩個丫頭入內來,身影未停,嘴上先道:“母后領著頜宮妃嬪去了紫武宮侍疾,父皇這一病只怕不輕,殿下可要振作精神。”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指揮小宮女將手中的菜肴布在桌上。視線一偏,看了看案上的折子,有些心疼地道:“這么多折子何時能批閱完?殿下怎么不傳丞相大人入宮?”

“父皇病勢不明,本宮怎可自亂陣腳?”荊太子嘴上說著這樣的話,臉上表情卻不是那么一回事。荊皇病重時也有,但他素來勤政,即便臥病在床,也會將一切安排妥帖。似此次這般只言片語沒有,還是頭一遭。

如今朝野上下都在盯著他的一舉一動,貿貿然請丞相入宮,無端給了他們遐想。為今之計,唯有他自己先穩定下來,才能穩定朝臣民心。

想著這些,太子殿下垂首苦笑,要穩定朝局談何容易。父皇在位二十六年,尚且需要以公主換來多方牽制,自己不過區區一個太子,又能做什么?

搭著青棱織錦布的八仙桌上擺滿了他愛吃的菜式,滿桌佳肴,卻無甚胃口。

太子妃正待說幾句寬慰的話,外頭小太監傳,說是秋夫人求見。她一時沒反應過來,問:“哪個秋夫人?”

小太監回:“就是從前的凰翡將軍。”

公孫無虞恍然,她久居深宮也聽過凰翡將軍的赫赫名聲,笑著應道:“請進來吧。”

不多時,小太監便將白凰翡領了進來。

從前的女將軍一身束腰黃衫,高高束起的長發沾染薄薄霧氣,走路時昂首闊步,雙袖生風。一入殿中,彎腰見過太子與太子妃的禮,并無客套的話,只說:“家夫讓凰翡帶句話給殿下,一切如常,按部就班。”

荊太子眉心一跳,這八個字就似定心丸,令他一顆七上八下的心也頓時安定下來。滿桌佳肴看起來也十分可口,立身于晨光中的白凰翡,看起來也比往日更加親切。

他喜上眉梢,朝白凰翡抱了抱拳,“有勞將軍了。”

見到太子高興,太子妃自然也開懷了,笑著接過話:“前些日子凰翡送來的七彩六棱石子本宮十分喜歡,正巧昨兒個母后賞了兩件霓裳,你與本宮身量不差多少,穿得。”

她話音方落,兩個有眼色的小丫頭便從一旁出門去了。

白凰翡不動聲色地彎腰謝過,抬眼,笑吟吟地看向端坐在八仙桌旁執筷子的太子殿下,狀似隨意地問:“不知凰翡送給殿下的禮物,殿下可還喜歡?”

銀筷子‘叮泠泠’地落在桌上,荊自影的手僵在半空,狠狠地瞪了白凰翡一眼。察覺到太子妃的目光,他咬了咬牙,生生擠出一個笑容來,“很好,很好!”

太子妃疑惑的目光在二人身上轉轉,小丫頭已經將衣服捧來,她也只好將此事擱下,親自接過衣服交到白凰翡手中。

白凰翡再次謝了恩,出了青云宮的大門,心情十分愉悅。往梨園行去的步子也不那么沉重,甚至還哼起了邊關小調。

“有風自南,綠了山川,有人以血妝點北疆,一縷青絲荒冢一方。

風吹不到的地方,金戈與烽火成雙,月下有人唱,策馬之處便是故鄉。

有人自北,歸了故鄉,有風拂面幽幽花香,解甲歸田華發成霜。

有風吹過的地方,炊煙與嬉笑為伴,墳頭冥紙妝,北疆兒郎魂寄山川。”

晨風悠悠地劃過她的臉頰,一縷發絲調皮地覆在眉眼,她微微仰起頭,還未合上眼,陽光沖破了云層,強烈的光刺的她雙眼一疼,起了水霧。

“策馬之處便是故鄉,北疆兒郎魂寄山川。”

御湖苑的迎春花早已匆匆謝過,紫薇繞著湖面開了一圈,繽紛色彩中,披著薄薄青衫的荊庭嘴里呢喃過兩句詞,悠悠目光轉向堤岸上的女子。眸中神色從疑惑、好奇、再到釋然,他緩步上前,語調輕快地喚了一聲:“凰翡姐姐。”

白凰翡視線一轉,翩翩少年郎臉上的笑容,是歲月匆匆也不忍洗滌的天真。她先是一愣,爾后才彎腰揖禮,“見過二殿下。”

荊庭忙扶她起來,白凰翡不著痕跡地后退一步。

他渾然不在意,臉上笑容絲毫未改,只問:“姐姐這個時辰入宮作什么?”

白凰翡如實說道:“受皇后娘娘之命,前往梨園教習舞姬。”

 

第十五章

年輕的皇子怔了怔,眼中露出驚訝之色。白凰翡雖是個女子,但比他們幾個皇子都年長,又有老將軍親自教導,其身手自然不用多說。當時武藝已十分了得的太子在她眼中也不過是花拳繡腿,荊庭那幾招傍身的功夫,在她眼中,也就比秋揀梅強上那么一丁點。

這樣一個將帥之才,如今竟然淪為宮中舞姬的教習。

半晌,荊庭才開口,“母后久居深宮,不知戰場兇險,還望姐姐見諒。”

這樣的話,便是荊太子也不敢說出來,唯有這個二皇子,還將天真當做童言無忌。

白凰翡看著比她已高出半個頭的少年郎,退后兩步,彎腰揖了一禮,“殿下言重了,皇后娘娘安排甚妥。征戰沙場與教習舞姬,皆是為國效力,乃凰翡本分。”

她將話說的滴水不漏,如同行軍打仗,萬事俱備,不敢有絲毫的疏漏,令荊庭唯有苦笑的份兒。“父皇病重,我還得趕去,改日得了空,再來找姐姐說話。”

白凰翡又彎了彎腰,聽著腳步聲漸行漸遠,她才直起身來,目光悠悠地看著青衫少年消失在湖岸盡頭。沉吟半晌,才往梨園去。

翩翩少年皇家郎,十八修來帝王心。

因君主病重,梨園也不得見音律舞曲,舞姬的排練自然也取消。白凰翡知曉這個消息時,人已經在梨園后院的演練臺上。

小太監傳完話便走了,空闊的戲臺子紅妝綠裹,她一襲黃衫立在上頭,渾然似個笑話。心中有火,面上卻仍是一副冷淡神情,半分也沒表現出來。

她回到白府時,秋揀梅正與白漓江在小院涼亭下對弈,二人年紀相仿,經歷卻大相徑庭。白漓江畢竟是個武者,老將軍說他也是個大將之才,只是缺乏磨練,心性不如白凰翡。

白凰翡倚在陰涼的廊下,看著他連輸三局,忍不住開口道:“夫君未免仗勢欺人。”

秋揀梅揀著棋子,哭笑不得地擺了擺手,“夫人看我可欺得了將軍?”

白漓江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爺爺總說我只有匹夫之勇,不是沒有道理的,長姐不必護我。”

白凰翡詫異地看著白漓江臉上的笑容,又看看秋揀梅,眉間攢了一絲疑惑。

白漓江起身,朝二人拱了拱手道:“軍中還有事,漓江先走了。”語畢,不等二人應話,他便先走了。

“你同他說了什么?”白凰翡走到白漓江的位置坐下,幽幽地看著秋揀梅,“漓江是一根筋,莫要用話誑他。”

“什么時候,夫人也能如此護我?”秋揀梅將黑子盒遞給白凰翡,眉眼含笑,“既然是一根筋,只要將這根筋說通透了就行。”

白凰翡接過棋盒,看也不看棋盤便落下一子,視線一直定在秋揀梅臉上,疑惑不消。

秋揀梅道:“我不過同他說,太子殿下有意派他往秋山戍邊,他同李小姐的婚事,只怕要等來年再議了。”

“你何苦給他虛妄的希望?”白凰翡眼中微有怒火,一聲脆響,她視線下移,一粒白子緊挨著她的黑子立在棋盤上。

“人不都是這樣,比起面對眼前的絕境,更愿意看到虛無縹緲的希望?”秋揀梅示意她落子,垂眉斂起了眸中燦燦星輝,“經年之后,白副將有了夫人這般見識,這絕境也就不是絕境了。”

白凰翡訝然地看了他一眼,張了張嘴,卻不知說些什么,只得垂首下棋。

秋揀梅自知話說的有些任性了,可心里又盼著對面的女子,能辯解一兩句。等了許久,也只有棋子落在棋盤上的聲音。

他微微垂下的眼眸中慢慢地沉淀出一抹苦笑,很輕很淡,是求而不得的迫切希望和不得不隱忍的傷感。

他小心翼翼藏起的一生所求,在鐵骨錚錚的女將軍面前,只是卑微奢求。

三日后,荊皇精神抖擻地上了早朝,將太子大肆夸贊一番,并將西北蠻族上貢的赤兔馬賞了他。

太子爺念著好友身子差,下了早朝,便叫人將赤兔馬送往相府,給他當代步工具。

秋揀梅不咸不淡的一句‘千里良駒當配伯樂’,轉頭便將那匹十年難得的寶馬送給了自己的夫人。

荊太子知道后,大呼:“見色忘義之徒!”

而稀里糊涂得了寶馬的白凰翡將那匹赤兔打量一番,喜上眉梢,帶著秋揀梅策馬繞楓城轉了一圈。

相府二公子與二夫人郎情妾意,一時成了佳話。

那赤兔馬日行千里并非虛言,區區楓城如何能滿足它?駐馬城門下,蹄子不耐地搭著,揚起陣陣灰塵,明亮的雙眼死死地盯著城外的曠野。

白凰翡自小在馬背上長大,骨子里透著野性,扭頭看了看緊緊抱著她的秋揀梅,揚眉一笑,策馬出了城。

十里曠野眨眼從眼前掠過,白凰翡滿腔的熱血終于因秋揀梅微微的咳嗽而冷靜下來,雙手用力一拽,赤兔馬仰頭長嘶一聲,在一個茶棚外停了下來。

女將軍隨意將韁繩往馬頭上一搭,扶著微微氣喘的秋揀梅進入涼棚。

涼棚地處十字交叉路口,來往客商皆在此處歇腳。

桌椅是用青竹捆扎成的,茶水從石罐中倒了出來,在粗糙的瓷碗中滾了一圈,顏色暗黃渾濁。如此簡陋的地方,卻時常人滿為患,掌柜的將涼棚擴了四間,才能勉強容客。

白凰翡自顧自地喝了一碗,一偏眼,卻見秋揀梅望著桌上的茶水苦笑。

她忽的想起眼前這人身子本來差,又養尊處優慣了,哪里吃得慣這樣東西?當即招來小二,“要一壺上好的茶。”說話間,一錠碎銀扔進小二懷中。

那精瘦小子將銀子在手中掂了掂,樂顛顛地跑去掌柜耳邊細聲說了什么,又往秋揀梅二人方向指了指。

肥頭大耳的掌柜目光順著小二指的方向看了看,有些懷疑自己看差了,擦了擦眼,又仔細看了看。隨后一巴掌拍在小二的頭上,罵道:“沒眼力勁兒,還不將秋公子請到里頭安靜的地兒。”

小二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頭,不敢遲疑,屁顛顛地跑過來,將秋白夫婦請進最里頭一間無人的涼棚內。

白凰翡正在納悶,掌柜的已經捧了一套牡丹花型的青玉茶具進來,親自給二人斟茶,賠著笑臉道:“小的該死,不知道秋公子來了。”

秋揀梅將袖口向上挽了一截,端起碧綠的茶水放在鼻尖下嗅了嗅,抿了一口,展顏笑道:“這么熱的天,秋某也沒料到會跑這么遠來吃茶。”他笑吟吟的目光轉向白凰翡,“虧得夫人帶路,才能一品陵上新產的指尖花。”

掌柜的用余光看了看作男兒裝扮的女將軍,明了地辭了出去。

《權后傾城》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香港正版四不像图2o18一肖中特 澳洲幸运10冠军走势图 海南飞鱼体彩 打河南麻将怎样打会赢 青海快3走势图昨天 92期平特一肖 香港赌场 众赢彩票官网 吉林麻将官方网站 九龙三肖中特 北京pk拾如何刷流水 谁有急速快乐十分平台 香港六合彩167期开奖号码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新浪爱彩 湖北麻将卡五星 2019特码生肖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