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愛你,錯也無悔小說最新章節-無彈窗全文閱讀

愛你,錯也無悔

時間:作者:含笑-來源:KX

愛你,錯也無悔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杜美麗無彈窗全文閱讀作者含笑-寫的小說:被丈夫送給上司當貼身廚娘“因為你老公之所以會這么快坐上經理的位置,那是因為你是主要條件,若是你不做,我會立刻將他開除。”男人冷笑著。...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愛你,錯也無悔》又名《》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五章不同的人生

在看看可可,一身黃色的短裙,戴著墨鏡,不知啥時候燙的波浪卷,美麗動人。

“可可以前就很漂亮。”我淡淡的說了一句,心里酸澀,從以前開始我就是配紅花的綠葉,所以我一直以為遇到陳程式我一生的幸運。

“還有從明天起可可就要住在我們家了,你不要整天穿成這個樣子,丟人現眼。”

婆婆數落著我,似乎每天這般已經習慣,若是不說會不舒服一般。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吃了一驚自從可可來的這幾天,婆婆對她和顏悅色的,老公對他也是照顧有加。

我不由得覺得自己是多余的,這種感覺可不好,若是她常住,這種情況無法想象。

“呵呵,看樣子我兒子也已經厭倦你了,有些事情也都不和你說了,也是這房子也是咱兒子婚前就買的,和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這事情和你還真沒什么關系。”

婆婆諷刺的看著我笑著,她說的話讓我覺得十分的不安。

“婆婆,陳程這么忙,肯定是沒有機會說。”我強顏歡笑地說著。

“哦,那可可被陳程公司錄取的事情你也不知道吧,這以后呀,我們陳程每天都會送可可去上班呢,可可那么漂亮,你說多少男人會羨慕不已呀!”

婆婆說著,對可可的喜愛毫不掩飾,而我她似乎連她嘴里說的半年都已經難以忍耐了,似乎巴不得她兒子將我趕出去一般。

我眼睛有些發紅,心里難受的很,卻不知說什么:“婆婆我有些不舒服,先去睡了。”才剛才晚飯,我卻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婆婆了。

半夜醒來,口渴的厲害,找水中我發現整個房子一片黑暗,唯獨客房的那道光亮似乎是唯一的光明,我走出房間朝那邊走去可是越走我的心越往下沉。

“寶貝,你這什么時候才能好呀,我這都要等不及了,可想死我了。”老公的聲音寵溺之中,還帶著一種熾熱。

熾熱的吻在夏可可的身上,似乎空氣都變得熾熱的。

我看到夏可可一身黑色的睡衣已經摟起大半,老公的手緊握,在黑色睡衣里他的手若隱若現,隨著老公的動作,帶起了一陣陣嬌喘。

“討厭,都說了不可以的,再說了這幾天你和我美麗姐天天睡一起,還能饑渴成這樣,你肯定是騙我的。”

可可嬌笑的說著,手確實不老實的在老公的胸膛上撩起來。

“她呀,躺在床上就像是死魚一樣,身上永遠都是油煙味,哪像你香噴噴的,來,讓我舒服一個。”老公笑著,手卻不老實的撫摸了下去。

只見他身子一沉,明顯可可還沒有完事,這個男人居然就急不可耐的提槍上陣了,而夏可可居然一臉的享受。

“小妖精,我就知道你大姨媽走了,還給我玩欲情故縱。”

我再也看不下去,耳邊是男女之間那種曖昧的喘息聲音,而坐蹲在了門口,眼淚不停的往下。

我捂住了嘴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卻還是不小心靠到了門,那門無風自開。

“壞人,你弄疼人家了。”

“寶貝,誰讓你那么讓我情不自禁呢,誰讓你那么美呢。”接下來是兩人含糊不清的說話聲音,更多的卻是兩人親密的互動起來。

我回到房間,哭累了,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的,等到醒來的時候,希望身旁依然是那一個溫暖的懷抱。

結婚兩年,我竟然都不知道他在那里辦公。

老公說,這幾年都還當初買房的債務去了,原本約好的一年前的婚禮被拖到了現在,他說他不想委屈了我,更不想在同事們面前丟臉,婚禮都沒辦。

所以他從來都不讓我去,也從來沒有將我介紹給他的同事過。

16樓物料部,我只是想遠遠的看一眼。

“陳程,你和新來的走的很近呀,怎么樣看你天天接送的,是拿下了。”

陳程最近可謂是春風得意,不知道走了什么好運,讓韓總看中了,不過在這里工作三年不到,竟然就晉升為經理,而現在更是美麗環繞。

原本物料部那幾個自以為稍有姿色,對他不屑一顧的女人,現在也大獻殷勤,送送咖啡奶茶什么的可不少,暗送秋波的更是不少。

“你說呢,老子的眼光很高的,也就可可這樣的才能稍微入眼。”從小被人看不起,這般得意了,自然是有些小人得志的感覺。

他們中午在休息區閑聊,這個時候人事部的經理,走了過去,臉上帶著一絲的不屑的笑意。

“陳程,剛才又有一個來投奔你的女人來了,只是如可可這樣的美麗也就算了,剛才那個實在是有些摻不忍睹,你這可就讓我為難了。”

“誰呀?”陳程覺得奇怪。

“叫什么,哦,張美麗,還是……對了叫杜美麗!”人事部經理何山拍著腦袋,深為自己的記憶堪憂。

嘴里還嘟囔著,“什么名字,真土!”

“什么!”陳程頓時站起來。

就聽到可可的聲音,“美麗姐,你怎么來了,是來找陳哥的吧,現在還沒下班哦。”

“我就想看看我老公上班的地方,順便想試試找工作。”我有些拘束,畢竟我離開職場已經兩年多了。

“哦,老公啊,這說的不會是你吧,陳經理你這眼光也實在是,難怪呀難怪,一看到可可這種美女的時候下手會這么快,不過你資料貌似是單身吧!”何山看好戲的說著。

而其他人也是嘲諷的眼神。

“哦,美麗姐找工作了,不知道想做什么,我好跟陳哥說說,你這天天呆在家里備孕壓力更大,怎么能懷上,還是上班好。”可可笑著說著。

“你們猜,她應征的是什么職位!”何山笑著看了陳程一眼,他是老員工了,在這里接近十年才坐上部門經理的位置,對陳程自然看不上眼。

就等著看笑話了。

“什么位置?”眾人滿是笑意上下打量那個如進大觀園的女人,那女人似乎是看到了陳程還拼命的招手。

 

第六章屬于我的名額

“前臺呀,她這樣還想做前臺,她也就身高夠,其他的,就那土里土氣的衣服,莫不是敵方派來的坑,那也得派好一點的?”

何山的話就如尖刀滑在了陳程的身上。

我看著老公過來,很開心,而老公的臉色卻異常的難看。

“杜美麗,誰讓你來丟人現眼的。”劈頭蓋臉的一句,我瞬間愣住。

“老公,我就是想過來找工作來的,你不是說你在這上班公司也可以給家屬安排工作的么。”

我不明白,他和那些人相談甚歡的樣子,怎么到了我這里卻是另外一番嘴臉。

“那個名額我已經給可可了,你也不看看你的文憑,我就算把你弄進來也只能到后勤打雜,浪費名額。”

老公嫌棄的說著,拉著我的手就往外走。

“為什么,這樣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不和我商量。”我站在原地不肯走,難以置信的看著老公。

“你懂什么,誰知道你會心血來潮要上班了,快回去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

“我怎么丟人現眼了,陳程今天你給我說清楚。”我大聲的吼了一聲,有些話,有些事情在我心里憋了兩年了,終于在這一刻爆發。

在幾分鐘前我還想著在這里工作然后看著老公挽回他的心。

而現在我卻發現他陌生的,好像我從來都沒認識過。

許是我的聲音太大了,老公頓了頓,卻在下一刻臉色變得暴戾起來。

“怎么丟人了,你給我過來。”老公就像是拉著一個牲口一般,完全不顧我的感受將我拖到了衛生間鏡子面前。

而夏可可卻跟在后面一邊說著:“陳哥你輕點,都拉疼美麗姐了。”

可當我站在鏡子面前看著她滿臉笑意的樣子,用很為難的語氣說著。

“美麗姐呀,你來面試怎么也不打扮一下,這不是給陳哥丟人么,陳哥你別生氣了,美麗姐以前就不會化妝,以后學學就好了。”

“呵呵,她以為這是家里,不修邊幅慣了,看著黑眼圈,還有至少三天沒洗的發,后面還扎麻花辮,美麗你能不能動點腦子,這里不是阿貓阿狗都能來的地方。”

可可指著我的頭發繼續說著。

“第一映象很重要,你這套職業裝還是三年前的吧,現在就是站在外面發傳單的也不穿了,韓氏集團對員工的形象有要求的,你這樣真的是土的不能在土了。”

我聽這兩人一唱一和的說著這樣不好那樣不好的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滋味。

“陳程,我和以前變沒有改變多少,可不到三年,我就想問你,你當初為什么會娶我。”

我聲音平靜,平靜的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些怪異。

“誰知道,當初瞎眼了吧!”老公不耐煩的說著,然后嫌棄的說了句,“你快回去,我和可可馬上還要去開會呢,別整天沒事就整這些沒用的。”

說完隨手拉著夏可可,而后繼續說道:“回去跟我媽說,可可這幾天表現很好,弄點好菜慶祝一下。”

“等一下,我想和她單獨說幾句話。”我看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說著。

以前老公開玩笑也說過娶我是瞎眼的話,我只當是他開玩笑,故意逗我玩的,畢竟當初他母親那么反對,可他毅然決然的,所以我以為是真愛。

可是就在剛才,我忽然感覺他說的這一句,是真心話。

“杜美麗,你鬧什么鬧,還不快回去。”老公推了我一下將我往外面推。

“沒事的陳哥,離開會還有一會兒,我等會兒就回來。”可可沖老公甜甜的笑著。

“那你快點回來哦,我等你。”老公看了我一眼,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剛才兩人的對話就像是一對戀人一般,我看著夏可可,深深的看著她。

“美麗,你這樣看著做什么,難道我臉上有花么?”她依然像那個在花叢邊上沖我問路的美麗少女,她的美一向是我羨慕的。

“可可大學時候不管你搶了誰的男朋友我都不信,不信你會如她們說的那樣是個喜歡勾引別人男朋友的騷狐貍。”我看著她搖搖頭,有些心酸。

若是沒有看到晚上那一幕的話,我或許會一直當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提這些做什么,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美麗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男人呀,自己粘上我的,甩都甩不掉。”可可手指繞著自己的長卷發漫不經心的說著話。

“那陳程呢。”我看著她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說出這幾個字。

“也是他纏著你的,但是你作為我朋友難道就不知道避嫌么,你離開我家到別的地方住吧。”

“杜美麗,你有完沒完,是你老公推薦的我,你要找找你老公理論去,編排這些話就太過分了,虧我當你是朋友,不然我也不會一回國就投靠你。”

她不會輕易承認我早已經想到了,可是說什么當我是朋友的話,就太虛偽了。

“若是當我是朋友,就不會爬上我老公的床。”我冷冷的說著。

“哈哈哈,原來你都聽到了,還是看到了,那天在門外的是你吧,美麗孤枕難眠是不是很難受了,所以在我面前撒潑么。”

“還是想好怎么挽回你的男人吧,最好肚子爭氣點,不然你婆婆可說過你們酒宴還沒辦還不算是陳家的人呢。”

“說起來這是你咎由自取,就算沒有我,陳哥也從沒缺過女人,這事你知道么,還是從你自身找原因吧。”

說著甩了下頭發,轉身離開了,黑色的蕾絲裙擺,就這么的晃蕩著,怎么看也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而我卻因為她的話傻傻站在原地,不算是陳家的人,從來沒缺過女人。

我轉身落寞的進入了衛生間,只想找個角落大哭一場。

我以為我們之間差的只是一個孩子,卻原來我們之間相差太多。

我邊想邊流淚,以至于等我出來的時候已經眼前一片模糊了。

卻愣愣的發現一個男人背對著我在撒尿。

“啊!”我尖叫一聲,“變態呀!”

韓赫天一把捂住了女人的嘴,順便關上了廁所隔間的門。

 

第七章誰更變態

“怎么,以為在廁所遇到了變態,你有沒有照鏡子,變態也會被你嚇走的。”韓赫天嗤笑的看著那女人。

我搖著頭,這個時候才看清楚這個男人竟然是老公的上司,似乎叫做韓赫天。

如果這人不是變態的話,又怎么會在跟到廁所來。

“怎么,不服氣,要說變態的話,來男廁所的你更加變態吧!”他靠的很近,在我的耳邊說著,癢癢的。

卻說出這般讓我羞憤的恨不得鉆地洞的話。

想起剛才看到的便池,我才遲鈍的想起了什么。

掙扎的讓他松開手,是一刻也不愿意呆了。

“怎么想進就進,想走就走么?”男人將我推到墻角,滿是笑意的看著我。

我現在的樣子肯定很難看,所以我倒是沒有想過這個男人會對我做什么,尤其是這里算是公共區域。

“你想要怎么樣,我也就來錯了地方而已,我出去就行了,又沒礙著你什么。”

我不屑的說著,心里想著難道我打扮得丑,所以看上去好欺負一些么。

“你以為這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么,而且,這是我的地盤。”那男人靠的更近了,熾熱的氣息在我的臉上,那雙手更是樓上我的腰。

“沒想到韓總口味特別。”

這幾日備受打擊,就連我自己都看不上我自己,而這個男人卻表現出那么一點有意思,一時之間也不知是自嘲還是如何,我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的目光看著他的手很是嫌棄,可是內心之中卻是說不出來的緊張,想著自己到底要不要叫出來,可是若是引來了圍觀,那只怕丟人的會是我吧。

“杜美麗,你信不信,就算我把你怎么樣了,只怕別人也不會相信你。”韓赫天說著,卻忽然的松開了手,然后一臉嫌棄的說著。

“你還是先洗洗臉吧,我還不至于饑不折食。”

“那我似乎還要謝謝你放過我!”內心卻有些失落,我竟然已經到了變態都看不上的地步。

很顯然這個韓總已經是變態的代名詞了。

“杜美麗,誰讓你走的。”他一把拉住了我。

“你想怎樣,不能反悔的。”我雙手護住胸前,做完我不由自己都覺得好笑,他這樣的男人怎么會缺女人呢,不過是想為難我罷了。

看樣子是真的很記仇。

“你放心,我對你的身板不感興趣,我只是有些餓了。”

“靠,你餓了吃飯去呀,你找我做什么,你那么有錢想吃什么還不成么。”隨意看到了鏡子之中的自己,早已沒有了和他繼續糾纏的心思了。

“你老公沒有告訴你,你婆婆手受傷了,由你來代替嗎,跟我回家!”說著不由分說的拉著我往外走。

“你慢點,我要洗洗臉!”我這般模樣被他拉著走,一時間不肯前進卻被拖著往前走。

“回家再洗!”他淡漠的一副不容商量的語氣說著。

“不,誰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的。”我不愿意走,老公可沒有說過這樣的事情。

既然他什么事情都沒有和我說,我就等他過來求我,他不是要靠著這個男人升職么。

“那就親自確認一下好了!”韓赫天拉著我的手往辦公室走去,我遠遠的看到老公看過來的目光,一時間不再掙扎,周圍的目光不在是嘲笑,而更多的是疑惑。

“總裁,是不是她做錯了什么,我替她道歉,她沒有見過世面,什么都不懂!”老公狠狠瞪了我一眼,不等我說話就開始道歉起來。

我看著老公很是失望,沒見過世面,什么都不懂,這就是你眼中的我么。

“陳經理,我不是說過我出差回來,你就送她去我家給我做菜的么。”這個男人面對員工的時候卻是另外一個模樣。

“對不起,我不知道您今天回來,我現在就送她去你家,認認路!”陳程的臉有些發紅,背后已經有了小聲的議論聲。

“我倒是為什么升職這么快呀,竟然是讓人臥底到總裁家里去了。”

“你想升職你也送你老婆到人家家里去做飯呀。”

“算了,我才舍不得,咱們老板的性格,多挑剔的人,我舍不得送去吃苦。”

議論聲悄無聲息的鉆入了他的耳朵了,他狠很的瞪了我一眼。

這一切原本可以瞞住,是我來找工作暴露了,這下子只怕在這辦公室里不會有什么好話了。

他成了,靠著老婆,溜須拍馬的小人。

“不用了,她跟我回去了,作為我的貼身廚師要學的東西很多,這段時間就不能回來了,你不介意吧!”韓赫天輕描淡寫的說著。

而我亦向知道他是否對我還有半點的在意。

“不介意,對于韓總還有什么不放心的,更何況她也不算是美女,倒是若她做的不對的,還請韓總和我說,千萬不要生氣!”

陳程毫不猶豫的說了這樣的話。

“是呀,美麗姐今天還想找工作呢,現在能夠伺候總裁左右,倒是她的福氣!”夏可可一開口,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些想歪了。

伺候這個詞可是用到絕處了。

“哦,你是她親妹妹?”韓赫天無視大家那些怪異不敢笑出聲的模樣,卻只是淡淡的問出了這樣的話。

“總裁,我是夏可可,是美麗姐的好朋友。”夏美麗心中一喜,還以為是總裁對她感興趣了,那小胸脯挺著,曲線格外的優美。

“哦,以后別姐呀妹的,辦公室里可不搞這一套。”對面前女人的美麗,他似乎視若未見一般。

原本因為可可說的那些話而臉色難看的陳程,卻是更加緊張的看著夏可可。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答應跟著這個男人一起回家了,一路上我沒有說話,沉默之中就如認命了一般跟著回去。

“為什么是我,比我會做菜的人那么多。”我坐在沙發上,吃著傭人端來的果盤,有些心不在焉的問道。

“呵呵,我想你需要一份工作,來撐起你卑微的靈魂。”那個男人他起頭,隨機目光就看向了手中的平板電腦,我看過去,竟然是在切水果。

“幼稚。”

 

第八章他并不在乎我

我給他做完了飯,那個男人上樓了,溫在了鍋里,管家給我安排房間之后,我因為心靈疲憊,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才想起自己似乎沒有早起給那位大爺做早飯,匆忙洗漱之后才下了樓,卻發現某人已經吃著烤面包和牛奶,在哪里悠哉游哉的吃早飯了。

似乎挺忙,從這一邊的管家指了指我,管家是個花白胡子的老頭,對我點點頭。

“昨天杜小姐休息的早,忘記跟你說了,少爺的早飯有單獨的廚師做飯,杜小姐只需要跟在少爺身邊,負責中飯和,晚飯就夠了。”

管家言簡意賅地說著,而我聽著很懵逼。

“跟著?什么意思?”之前婆婆來也就做了幾次飯而已。

“之前的廚師不遵守合同,擅離職守已經被辭退了,少爺聘請你為他的生活管家,也就是說,少爺到哪里,你就在那里做飯,貼身管飯。”

“什么,我可不可以問問,我要做多久?”這似乎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這個嘛,一年的時間,不多。”那男人笑瞇瞇的說著,似乎我不開心他倒是很高興的樣子。

“我不同意,我才不要做保姆!”要一年的時間成為這個男人的保姆只怕生不如死,可是更何況,我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做保姆。

“不要看不起保姆,更何況這叫生活管家,我現在身邊的李秘書就是做我的生活管家,然后如今成為了秘書,更何況你沒有選擇的余地。”

那男人邪笑著,而我卻有不好的預感。

剛才那一番話,我很是心動,而卻因為后面那一句話直接的遏制住了那種留下來的沖動。

“因為你老公之所以會這么快坐上經理的位置,那是因為你是主要條件,若是你不做,我會立刻將他開除。”男人冷笑著。

“什么,你簡直就是卑鄙小人。”我心在這一刻痛了起來,這番話給我的打擊太大了,有一種被人賣了還不知道的感覺。

“那你是留,還是滾呢?”他放下書中的報紙丟到一邊,打量我起來。

“留,卻不是怕他沒有了工作,我只是想解答我心里一個疑問罷了。”我看向外面,目光有些迷離。

“哦,什么疑問?”

“在這問這個問題之前我需要先回家一趟至少帶點衣服過來!”我想明白了,我要去看看,究竟是韓氏改變了這個男人,還是我一開始就看錯了他。

“里面的衣服不滿意么,是少爺親自叮囑按照你的尺碼買的。”管家好奇的問了起來。

我有些驚訝了起來,“不用,我自己有衣服。”

“你不要想多了,我可不想你跟著我丟人現眼,畢竟這方面男人都是一樣的。”

“你!”他說話不帶臟字,卻讓給我瞬間心情不好了起來,什么叫做丟人現眼,似乎她的存在就是丟人現眼一般。

“管家,安排司機送她,不過不能耽誤了我的午飯。”說著就直接往外走去,我這才發現他的衣服一絲不茍,剛才吃早飯也沒有留下半點的痕跡。

我不由的想上次那個男人是不是故意弄臟那件衣服的,不過我想了想自己這想法實在是可笑,明明第一次見面是兩個不認識的人。

我坐著寶馬回到了家里。

一進門,就聽到婆婆的罵聲:“明知道我手受傷了,竟然連飯都不回來做了,你這個臭丫頭究竟去哪里了。”

我不想說話,看樣子婆婆還不知道,我默默的往臥室走去。

“美麗姐你回來了,怎么樣了,你還好吧!”

可可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拉著我的手,開始噓寒問暖起來。

“呵呵,拖你的福,好著呢。”我冷笑的看著夏可可。

這個女人,看我在總裁身邊做事,便是有些羨慕了起來。

“回來了,昨天到了那里怎么不給我打一個電話。”

老公從臥室走了出來,我才想起今天周日,顯然是在家休息了,只是看著可可穿睡衣走來走去,竟然是絲毫不避諱,那么是不是婆婆早就知道了呢。

而我聽到了這樣的,以前習以為常的話,現在已經變味了,昨天我睡的并不好一直在等他的電話給我解釋,可是他并沒有給我打電話。

“對不起,我實在是太忙了!”我不想解釋什么,尤其是可可在我面前的時候。

“美麗姐,你只是過去做飯,其他的時候也沒有那么忙吧,打一個電話回來也免得大家擔心呀。”可可說著一副我不能理解你的意思。

“就是,我之前做飯的時候不也還天天顧著家里么。”婆婆走了過來,一副你就是找借口的樣子。

這兩人倒是統一戰線了,一時間我心里是說不出來的凄涼,我在這個家兩年多的時間,竟然還比不上這個女人來家里幾天。

“你們讓開,我是回來收拾東西的。”我有些不耐煩的說著,昨天可可的那些話讓我徹夜難眠,我現在不想去想她說的那些話是不是真的。

因為真的很頭痛,所以這是我今天會答應留在那里的原因,因為我就想冷靜冷靜,我想獲得內心的平靜,因為一旦她說的是真的,那么痛苦和絕望會跟隨我。

“收拾什么東西,杜美麗你發什么脾氣,以至于要離家出走么,你出去又能到哪里去?”老公拉著我的手,我回頭看他。

是啊,她是一個孤兒,所以她一直將他當作珍視的全世界,若是失去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我為什么要離家出走,陳程不是你讓我去韓總家里做保姆的么,你難道不知道保姆式要住家的么,還是現在可可在家你已經不需要我了,所以你才急著將我趕出去。”

我想我現在的表情肯定很難看,我們在一起五年,結婚三年,從來沒有吵過架,只是因為我太在意他,不想失去他了,所以能忍的我都忍了。

可是現在我卻有吵架的沖動。

“美麗,我怎么會想讓你離開家呢,我是真的不知道,之前媽不是也住在家里么,不然你和韓總說說。”陳程的臉上顯現出一絲的慌亂。

《愛你,錯也無悔》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欢乐麻将翻倍血流在哪里 彩票大奖多久可以领到钱 彩票开奖器修复 湖南一块红中麻将群 北京快3近18期走势图 三肖中特期期准‘ 天际彩票论坛 yy麻将外挂 福建快三官网 刘伯温一肖中特期期准 中国彩票网站足球专家 明星江苏麻将平台 白小姐一波中特网址 福利彩票销售机 德州麻将机维修店在哪里 平码三中二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