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惡魔霸愛:躺上去等我(莫可微霍正霆)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完結

惡魔霸愛:躺上去等我

時間:作者:春風拂曉來源:WXB

惡魔霸愛:躺上去等我(莫可微霍正霆)全文在線閱讀完整版惡魔霸愛:躺上去等我完結最新章節主角莫可微霍正霆by作者春風拂曉精彩簡介:為了尋找失去音訊的母親,她意外地被人騙進豪門魔窟,讓她的生活變得暗無天日,失去自由的她被惡魔總裁黏上,成為他的貼身小女傭,開始與他斗智斗勇。 豪華的莊園,邪惡重重,為了家人與心儀的男生,她忍氣吞聲,謹慎行事,卻仍逃不過惡魔別出心裁的折磨。她不懂,素不相識的他為什么要這樣對待自己,她只是一名安分守己的小女生她招誰惹誰了?當一切真相擺在眼前時,身體里卻孕育了一個小生命,那她該何去何從?...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惡魔霸愛:躺上去等我》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8章 中暑昏迷

“快點給我坐起來,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

  唐祝雅硬撐著困意,搖搖晃晃地站定在梅姨的面前。

  “宋先生吩咐了,要去把后花園里面的假山石搬到涼亭里面,下午會有工人來收。”

  順著梅姨所指的方向,朝著涼亭看了過去,假山石?那么重的東西要她搬過去?

  詫異中,梅姨推搡了她一下。

  “別磨嘰,快點兒去!”

  只給配了一輛兩輪的小車,卻要把這么高聳的一座假山石搬過去。

  唐祝雅望了望山頂的方向,劇烈的陽光晃得她眼睛生疼,原本就嚴重缺覺的她此時身上一點兒力氣也沒有。

  迫于無奈,頂著烈日炎炎在涼亭和假山之間一趟接著一趟運送著。

  來回的距離足足有兩百米,瘦弱的胳膊將兩輪小車架起來,歪七扭八的路線看得出來這份任務對于她來說十分困難。

  不一會兒,后背上,額頭上,都滲出來密密的汗液,唐祝雅用手擦擦,深呼吸一口氣,猛得將石頭抱到車上,眼前突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見了。

  石頭也因此而滾落下來,胳膊想要去抱住它卻也來不及了,巨大的石塊兒砸到唐祝雅的腳上!

  嘶――疼!

  一個踉蹌,跌坐到地上。

  三層樓的位置上,一雙冷冽的眸子盯著窗外的景色,視線落到那如同螞蟻一般的身子上面。

  “哥,這樣對她來說是不是太狠了。”

  宋子鈺的聲音響起,看著那個坐在地上無助的背影他忍不住開口替她求情道。

  “怎么,你心疼了?”

  宋子牧冷哼了一聲,看向唐祝雅的眼神變得更加戲虐了。

  轉身走到辦公桌上,打開電腦開始工作,對于剛才看到的那些畫面一點兒都不在乎。

  事實上,每天晚上他都可以聽到門口有人來來回回地走動,而在這個家里,唯一有這樣的權利的人,除了她宋子鈺再沒有別人了。

  對于唐祝雅這樣難得一見的性感尤物,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得到的女人,宋子鈺在第一天見到她是便表現出來了,不過是忌憚自己的存在,不然早就把她吃了。

  宋子鈺的臉上一愣,意識到他話語中的試探,連忙搖了搖頭否認:“怎么可能,我就是擔心她這小身子骨經不起這么玩兒,到時候再掃了你的興。”

  “經不起?我看她受得苦還是不夠,不然對我剩下來的早餐一點兒都看不上。”

  他能猜測到,唐祝雅不會吃不飽飯的。

  宋子鈺再看向樓下的時候,唐祝雅已經撐著車子緩緩站起來了,心里正打算剛要松了一口氣,卻看到她搖搖晃晃地如同一片輕薄的羽毛跌落在地上。

  “不好,大哥,她暈倒了!”

  宋子牧手上的動作一停,好看的眉毛此時擰到了一起,連忙站起身來看向窗外。

  已經有一名男傭從房間里面向她跑去了,正要轉身下樓的時候,宋子鈺已經坐不住了,飛奔到樓下。

  看著男人急切的背影,宋子牧的眼神一冷,嘴角微微向上一勾,冷傲的笑容浮現在臉上。

  不出意外,唐祝雅中暑了,在那樣高溫的環境下,小身子骨怎么可能受得了。

  躺在冰冷而堅硬的床板上面,唐祝雅的臉蛋兒紅彤彤的,眉頭皺在一起,像是做了什么噩夢一般,時不時地晃晃腦袋。

  梅姨粗糙的手摸上她的額頭,不斷攀升的溫度,讓一向穩重的她也不禁害怕起來。

  毛巾換了一塊又一塊兒,冰涼的溫度瞬間就被她給焐熱了。

  “媽媽……你在哪兒,不要走!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劉媽剛端著一盆涼水進來,便聽到她的這番話。

  蒼白的臉上滿是淚水,脆弱的樣子惹得她一陣心疼。

  “梅姨,要不然咱還是去求求情,讓請個醫生過來給她看看,這樣燒下去不是辦法,會把人腦子燒糊涂的。”

  唐祝雅的囈語讓王媽十分擔心。

  “宋先生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都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仍然不見醫生過來,十有八九是不會來了,我們還是別抱那么大的希望了。”

  梅姨面無表情地給劉媽分析,看著一旁的婦人焦急的來來回回踱步,突然表情嚴肅了起來。

  “劉媽,您在這兒工作的時間也不短了,應該不用我提醒你,這些事情我們還是少管,不然到時候咱是怎么死的,會給家里人帶來多少不必要的麻煩,這些后果是我們沒法承擔的。”

  語氣中除了警告,聽起來是滿滿的無奈。

  劉媽愣了愣,想張張嘴說什么,還是只能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了。

  “大哥,你確定不讓醫生去給她看看嗎?這樣是會出人命的。”宋子鈺小心翼翼地盯著那張冰冷的臉。

  好像真的是沒有七情六欲一樣,面對唐祝雅那樣的經歷,竟然一點兒心軟的意思都沒有。

  啪――一聲,宋子牧將手上的書扔到桌子上,嚇得宋子鈺一激靈。

  “你說你能成得了什么事,就這么心軟還怎么給母親報仇!”

  蹙著眉頭,宋子牧陰冷地看著他:“我叫你回來是幫我忙的,如果你只會心軟給我添亂,我不介意再把你送回去,知道了嗎?”

  果然,這一套對于宋子鈺來說非常管用,除了父親,他最忌憚的人便是面前的這位大哥。

  他在國外生活的時候倒是干了不少出格的事情,要是沒有這個大哥頂著,早就被父親給發配到世界上某個不知名的角落了。

  宋子鈺吞了吞口水,換上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嗨,我這不是還沒玩兒夠就給死了,多不值當。”

  宋子牧冷哼了一聲,擺了擺手。

  “出去吧,記住你自己說的話就好。”

  宋子鈺點點頭,出去后帶上了門,果然是能接手父親公司的人,雷厲風行的做事風格和說一不二的強硬讓他在剛剛上任不出一個禮拜,就讓所有人對他都馬首是瞻,不是沒有道理的。

  他聳了聳肩,離開了這里。

  夏日的夜晚,悶熱得很。

  毫無征兆的,天空中驟然出現了一道光亮將黑色的夜幕劈成了兩半。

  “轟隆――”一聲,貫徹在宋家別墅的上空。

第9章 狐貍精

悶雷滾動,像是在耳邊放了一劑悶炮,將唐祝雅一個激靈給嚇醒了!

  “啊!媽媽!”

  歇斯底里的吶喊是除了雷聲之外響徹在宋家別墅中的聲音,任誰聽了都感覺撕心裂肺。

  宋子牧將身上赤裸的女人一把推開,眼中的情欲還沒有退散,便連忙坐起身來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

  “媽!”又一記轟雷,唐祝雅被嚇得蜷縮在角落里面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身體。

  確認了是她的聲音,宋子牧翻身下床穿上衣服。

  “宋先生,別走嘛……”赤裸的女人扭動著身軀摩擦著他的身體,想要留住他。

  宋子牧的目光一冷,抓著女人的頭發隨手向旁邊一揮:“滾。”

  不耐煩的樣子讓女人立馬收斂自己的行為,顫顫巍巍地收拾好自己的衣服捂著身體逃離了這里。

  宋子牧的臥室,是讓每個女人憧憬而忌憚的地方,想要進去攀上枝頭當鳳凰,卻又害怕不知道什么時候便被不聲不響地處理了。

  寒徹的雙眸從厚重的玻璃看向女傭的樓層。

  最高一層的角落,燈盞還亮著微弱的光芒,像極了里面的女人。

  “唰――”得一聲,雷電閃過,天空中如同白晝一般。

  “媽媽……”悠遠而撕心裂肺的聲音再次響起。

  聲音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宋子牧連忙轉身下樓,跨出房間。

  剛走到樓下的時候,接著微弱的光亮,好像看到了熟悉的聲音,那是……梅姨。

  后面還跟著一個小女傭,正在行色匆匆地朝著樓道口走去。

  夜色正濃,她們沒有注意到男人的身影。

  “站住!”一聲呵斥,梅姨回頭一看,手中的動作嚇得掉落在地上。

  小女傭慌慌張張地去收拾,梅姨仔細一看來人,立馬跪倒了地上,還不忘扯了扯身邊小女傭的衣服。

  誰曾想到這么晚了,宋先生竟然會來這兒?!

  雙手哆哆嗦嗦地交疊著,低著頭不敢看面前的人。

  “宋先生,我……我實在看她快撐不住了,所以才請醫生幫她拿了點藥。”

  梅姨知道,他是騙不過宋子牧的。

  男人默不作聲,誰也猜不透他此時心里在想些什么。

  好半天他才冷冷地開口:“如果再讓我發現,別怪我讓你們餓上十天。”

  梅姨連連點頭如搗蒜,應允道:“宋先生,您放心吧不會再有下次了。”

  隨即用手捅了捅身邊的小女傭,兩個人連忙落荒而逃。

  “咣當――”房門被人打開,唐祝雅向黑色的門口望去,熟悉而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

  是宋子牧!

  原本就恐慌的她用被子緊緊地包裹著自己。

  如同受驚的小白兔一樣,明亮而清澈的眼睛充滿了恐懼,男人一步一步地朝著她靠近,唐祝雅的神經愈發地緊張了起來。

  “你……你怎么來了。”

  蒼白的嘴唇張了張,說出來的話如同棉花一般綿軟。

  看來她現在的意識還算清晰,難道已經退燒了嗎?

  宋子牧靠近她,拎著她的胳膊便拽了起來,輕松地如同拿起一件衣服一樣。

  還沒等回過神兒來,自己便又像被丟垃圾一樣扔到了冰涼的床板上面。

  “你……”

  唐祝雅疼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樣侮辱的對待讓她的腦海里面猛地閃現過一個念頭。

  與其這樣茍延殘喘讓人如同抹布一樣對待,不如給她一個了結,生不如死的生活讓她徹底喪失了信心。

  她撐不住了!

  宋子牧纖長的手指滑過她的臉頰,再經過她的脖頸,不知道什么時候被換上保守的襯衫,扣子卻剛好開到第二顆。

  呵,明明就是一個騷貨,在這兒裝什么貞潔。

  如是想著,男人看她的眼神又多了一份嘲諷。

  掐死她吧!

  唐祝雅的心里默默地祈禱著,雙手摸上他粗壯而熾熱的胳膊,向上移動,落到了脖子的部分,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手指傳來她血液的跳動和口水吞咽的感覺。

  她想死?男人的眼神微微瞇了起來,看著她勢如破竹的氣勢竟然有一絲想笑。

  這才哪兒到哪兒就撐不住了?想死,沒那么容易。

  突然,唐祝雅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突然被翻轉了過來,驚恐中她瞪大了眼睛。

  這是要干什么?!

  正想著,宋子牧的雙手游走在她的下身,一個不留神,底褲被扒走了,襯衣被他揪扯得七零八落。

  “不要!”她敏感地察覺到自己的下場,那暗無天日一般的過往浮現在她的面前。

  唐祝雅的雙手被宋子牧從后背控制住,光滑的臀部撅了起來,以一種極為羞恥的姿態將私處一覽無余地呈現在宋子牧的面前。

  “不要!你放開我,我身上沒有消毒!”

  她企圖用這種方式讓宋子牧放過自己。

  男人像是絲毫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大手有意無意地摸索著她身上的每一個部位。

  為什么?!為什么自己如今都到了這個地步了,還是沒能逃過他如同惡魔一般的對待,難道這個人一點悲憫之心都沒有嗎?!

  宋子牧的臉靠近她的身體,和往常狂風驟雨般的對待有些反常的是,這一次他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端詳著女人的身體。

  那溫熱的鼻息若有似無地噴灑在唐祝雅的身上,惹得她一陣戰栗。

  該死!竟然在他如此可惡的對待下,下身竟然有了反應。

  唐祝雅對于自己這樣敏感的體質羞憤極了,原本高燒的她臉上又染上了一層紅暈。

  “真是個騷貨!”

  宋子牧抓著她的頭發,結結實實地打在她的屁股上,不一會兒五個手指印便赫然顯現出來。

  “啊!”

  “唐祝雅,你要知道,我現在是在為民除害!”

  為民除害?!

  唐祝雅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用殘存的理智分析著他話中的含義。

  她到底和宋子牧之間有多大的仇恨,為什么讓他這樣不擇手段地折磨自己。

  將她翻過身來,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

  唐祝雅的嘴角滲出來血液,染紅了白色的襯衫。

  頭發散落在臉上,遮擋住她的視線。

  恍惚中,男人松開了束縛她的手,無情而冷漠地離開了破舊的房間。

《惡魔霸愛:躺上去等我》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拍摄 三哥平特 赌场方形筹码 体彩p3字谜牛彩网 第一彩票网安全吗 正规棋牌房卡代理 云网快乐8 青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邓小平特批土葬许世友 山东群英会现场开奖 极速快3正规平台 那个棋牌里有哈尔滨麻将 广西快三开奖号码查询 一波中特打一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