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李超葉紫曦)(至尊龍婿)小說完結版在線閱讀

至尊龍婿

時間:作者:蠻一刀來源:QR

(李超葉紫曦)(至尊龍婿)小說是作者蠻一刀寫的一本關于李超葉紫曦至尊龍婿又名完結版在線閱讀:地下世界,暗夜的王者回歸都市,但這并不是王者的歸來,而是一段欺辱的開始。兩年來,他受盡侮辱,遭受白眼,丈母娘不愛,媳婦不疼,但那又如何,我李超依舊是站在這個世界頂尖的男人。...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至尊龍婿》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2章聽說你在打我老婆主意

“親愛的,下班了!”

李超連忙走了過去,笑嘻嘻說道,接過了她隨身佩戴的包包。

葉紫曦神色有些疲憊,看都沒看李超一眼,神色更是看不出任何的喜怒。

她坐在了沙發上面,冷淡的目光投向了李超的身上。

“剛才我媽是不是來了?”

她問道。

李超點頭:“恩,剛走沒多久。”

葉紫曦注意到了桌子上面的離婚協議書,拿在手里看了起來。

李超的臉色也隨著認真了起來。

“我媽說話應該很難聽吧?”

葉紫曦抬頭看著李超,問道。

“老婆,我們聊聊別的吧,對了,這點你估計餓了吧,我給你做飯去,”

李超轉身就準備去廚房。

“我不餓,我想跟你談談。”

葉紫曦站了起來。

王超沉默了一會兒,他知道葉紫曦想說什么,隨后道:“跟你媽一樣,也是談離婚的事情嗎?”

葉紫曦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否認。

“是因為那個叫做江華的男人嗎?”

李超問道。

葉紫曦蹙起了眉頭,隨后說道:“跟他有一定的關系。”

“如果我愿意簽字了,你是不是就要嫁給那個男人?”

李超的目光一直盯著葉紫曦的眼神,似乎想從他的眼神里面看出答案。

“我不會跟他結婚。”

葉紫曦直接搖頭,又道:“我跟江華的協議是,只要跟你離婚,他就答應給我公司投資一個億,對我來說,這一個億非常重要,它關系著公司的生死。”

“是這樣啊。”李超懂了。

“我知道這樣對你不公平,但是你想過沒有,我們這樣子的婚姻有意思嗎?我們之間沒有感情,更沒有愛情,以其這樣耗下去,不如早點解脫,各自放手。”

葉紫曦的神色看不出喜怒,但目光卻異常的復雜。

從心底里而言,葉紫曦是討厭李超的。

如果不是因為爺爺,她根本就不會嫁給這個素不相識的男人,為了爺爺,她犧牲了自己的幸福,遭受到了太過旁人的白眼。

但這些,她都可以忍,她不需要幸福,更不在意別人的看法。

但是,她決不能放棄她一手打拼起來的這家公司!

她辦不到!

即便他們已經結婚兩年了,但在她眼里,李超仍然只是一個陌生人,一個她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愛上的路人甲!

“不,即便是這樣,我也不會同意跟你離婚的!”

李超的聲音很肯定。

“跟你結婚,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對我的折磨,李超,夠了,我受夠了你!”

“這兩年來,你懶惰,你無能,你頹廢,你軟弱……這些我都可以容忍你。但是現在,我必須要跟你離婚!”

葉紫曦的神色逐漸冰冷起來,目光甚至透著厭惡之色:

“我們的婚姻本來就是一個錯誤,我不想再一錯到底,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只要你愿意解除婚約,我會給你五百萬,有了這筆錢,你這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平穩的度過這一生,這樣難道不好嗎?你何必又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呢!”

“不好,我再說一遍,別的我都可以聽你的,但是唯獨離婚不行。那個姓江的讓你跟我離婚,肯定沒安好心,難道你就看不出他懷的是什么心思嗎?”李超道。

“我沒有選擇!”

葉紫曦突然咆哮了起來,眼眶當中有些紅絲隱現。

“你有選擇!”李超的神色突然溫柔起來,輕聲道:“因為你還有我!”

“一周,我給你一周的時間考慮。”

葉紫曦神色冷漠的說完這句話之后,也絕然離開了這里。

李超的目光卻逐漸凌厲起來。

“江華嗎?呵呵……”

……

李超在別墅里面待了一會兒,沒多久,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突然走進了別墅。

“請問你是李超先生嗎?”

那人看了一眼李超,直接問道。

“我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李超眼中閃爍疑惑之色。

“我是江少派我來的,想跟李先生談一些事情,你現在應該有時間吧?”

“江華派你來的?”李超目光一沉,隨即冷聲道:“什么事情?”

李超眼中閃爍寒意,他還來來得及找這個江華麻煩,這家伙倒是找上自己了。

“李先生,我是一個律師,江先生委托我來,是想跟你談一談你跟葉紫曦小姐離婚事宜。”

話剛說完,李超的目光就變得寒咧起來。

“你家江少手還真長啊,都插手到我們夫妻倆身上來了!”李超沉聲道。

“李超,多余的話我就不跟你廢話了,我們家江少看上你老婆了,你老婆的公司現在資金鏈斷裂,現在能救她的只有我們家江少,要想讓我們江少投資,前提是你必須要跟葉小姐離婚,我的話說的夠明白了吧?”

“如果我不答應呢?”

李超嘴角露出冰冷幅度,眼中更是寒芒涌動。

“你沒有拒接的資本,就算是你不答應離婚,我想葉小姐也會主動起訴離婚的。”

“我之所以來找你,讓你主動離婚,就是因為我們江少不想讓葉小姐太過難堪。只要你愿意主動離婚,我們江少保證會給你一筆不錯的報酬的。”

聽完這話,李超的臉色更加的詭譎起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只有在非常憤怒的時候,他才會流露出這種表情。

對暗夜之主來說,憤怒就代表著殺戮!

“你們江少還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啊,讓我主動對我老婆提出離婚,這種缺德的事情恐怕就只有他才能干的出來吧!”

李超的聲音極為冷冽,夾雜著冰冷的殺意。

這個江華是專門來侮辱他的啊!

“李超,我調查過你,你就是一個屌絲,像你這種人根本就配不上葉小姐!”

男人開始譏笑起來,毫不在意李超的憤怒。

“我們江少說了,如果你答應了的話,說不定還會邀請你在江少跟葉小姐的婚禮上面當伴郎,一般人可沒有這個資格。”

“我們都只是普通人,聽句勸,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江少那個級別的人可不是你能夠招惹的。”

“如果我是你,以其跟著葉紫曦守活寡當上門女婿,還不如得一筆錢,有了錢什么女的找不到?你說是吧?”

還真是羞辱啊!

李超嘴角泛起冰冷刺骨的詭橘冷笑,指著那男子說道:“你過來一下,我跟你好好說說。”

那男子沒有多疑,把耳朵湊了過去,想聽聽李超到底是怎么想的。

“滾!”

李超怒喝一聲,便是一腳踹在了那男子的腦袋上面。

只聽到砰的一聲,那家伙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飛出了別墅大廳。

……

云霧山莊一棟別墅內。

江氏集團的董事長江華正坐在沙發上面,他手里捏著一杯紅酒,嘴上叼著一根雪茄。

呼!

一口濃郁的煙霧從他嘴中吐出,瞇著眼睛又品嘗了一口紅酒,表情十分愜意。

他搖曳著手中的紅酒杯,詭橘笑道:“葉紫曦啊葉紫曦,成為我的獵物是你的榮幸,你就乖乖的被我捕捉吧,我一定會好好飼養你的。”

哐!

他的話剛剛說完,房門就被打開了,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你是誰?”

江華的神色立即警惕起來,盯著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男子。

“好像你最近在打我老婆的主意啊?”

男人目光凌厲,嘴角冰冷。

江華一臉懵逼,反問道:“你老婆是誰?”

剛說完這句話,他恍若大悟:“你就是葉紫曦身邊的那個廢物?”

“廢物?”

李超的目光更加凌厲起來,有著殺機迸射而出。

“廢物也是你能叫的!你又算個什么東西!”

話音剛落,江華就看到李超的身影突然朝他撲了過來,快的他都難以反應。

砰!

仿佛鐵錘一般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臉頰上面,劇痛的疼痛瞬間彌漫全身,就像是被鈍器狠狠地砸在了他腦袋一樣。

這一拳下去,江華痛得直接吐出一口血水,其中更是夾雜了幾顆牙齒。

腦袋嗡嗡作響,頭昏眼花,眼前直冒金星。

李超一把扣住他的脖子,將他的腦袋重重的摁在了沙發上面,猩紅的目光猶如野獸一般陰冷。

“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我看你是活的不賴煩了!”

 

第3章 你藏得好深啊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直接就將江華給揍懵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家伙直接就對他下手了!

“混賬,你敢動手!”

江華雙眼赤紅一片,緊盯著李超,低吼道。

“打的就是你!”

李超嗤笑一聲,掄起拳頭,砰的一聲砸在了江華的臉頰上面。

啊!

江華慘叫一聲,噗嗤一聲的吐出了一口血水。

劇烈的疼痛讓他的目光顯得更加憤怒跟兇戾,他反而獰笑起來。

“李超是吧,作為一個男人你還真是失敗啊,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葉紫曦是要跟你離婚是吧,所以你就把氣撒到我身上來了?”

李超眼中的兇芒越加冷厲,隨即又冷笑了起來:“你以為用這種卑鄙手段就跟讓我跟紫瓊離婚嗎?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哈哈,李超,你還真是一個廢物啊,做男人做到你這個份上,這世上也就只剩下你了。”

“實話告訴你,我跟葉紫曦說過,只要她愿意跟你離婚,我就愿意幫她一把。而你,充其量也只不過是我們之間交易的籌碼而已!”

“對于葉紫曦來說,你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窩囊廢而已,這樣子的一個廢物,她隨時都能把你給拋棄。”

江華越說越來勁,眼眸中盡是鄙夷之色。

“你還真是可悲啊,不過我倒是還挺同情你的,連自己的妻子都幫不了,你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如果我是你,我早就一頭撞死得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像你這種窩囊廢,你根本就配不上紫曦,像她這種女人,只能屬于我,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

“你真以為你很了不起嗎?”李超臉上的冷笑越來越陰冷起來:“在我眼里,你不過就是一只螻蟻,只要我想,我隨時都能毀了你!讓你萬劫不復!”

“毀了我?”

江華突然大笑了起來:“就憑你這個廢物嗎?你憑什么?就憑你這不顧后果的沖動嗎?”

江華打心底里瞧不起李超。

李超的笑容有些詭橘:“看樣子你對我是真的一無所知啊!”

“李超,我這也是最后一遍警告你,趕緊放了我,然后對我跪地求饒,不然我不僅要搶你女人,我還要了你的命!”

江華滿臉兇色,威脅道。

李超的手松開了江華的頸脖,他的脖子烏紫一片,可想而知李超剛才用處了多大的力氣。

剛才只要李超愿意,他隨時都能捏斷江華的脖子。

但是他并沒有選擇這么做。

“相信我,你馬上就會后悔的。”

李超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黑幕,我要讓你在十分鐘之內,徹底把江家弄垮!”

電話很快就掛了!

“哈哈哈!”

江華大笑了起來,他的笑容充滿了滑稽,甚至連眼淚都差點給笑出來了。

“你說什么,十分鐘搞垮我江家,看樣子你不僅是一個廢物,還是一個神經病!”

江華仿佛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一般,指著李超,譏笑不止。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他辦公桌上面的座機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江少,我們公司出大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司的股價現在急劇下跌,隨時都有可能會崩盤!”電話那頭的聲音慌張無比。

江華臉色一變,沉聲道:“你胡說什么,公司好端端的,怎么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江少,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了。”

江華聽后馬上打開手機查看了起來,當看到他們公司的股價已經跌到百分之七十的時候,江華的臉色頓時煞白了起來。

“不可能!怎么可能!”

江華滿臉慌張跟驚恐,對于一家上市公司,他太明白這到底意味著什么了。

這背后一定有人搞鬼,到底是誰?究竟是什么人要對他們江家下手。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他眸子陰冷的盯著李超,一字一頓,聲音嘶啞:“是你搞的鬼!”

李超從兜里拿出了一支香煙,點燃之后,朝著江華吐出了一口煙霧,譏笑道:“別急,好戲還在后頭呢!”

江華神色陰沉無比,他的眼神緊緊的盯著李超,目光當中,充斥的刺骨的冷意跟殺芒。

“不!不可能,你這個廢物不可能會有這個本事,這都是巧合!李超,你要是有這個本事,怎么可能還會入贅葉家!”

江華不敢相信這是李超搞的鬼,在他看來,李超根本就沒有這個本事!

李超彈了彈煙灰,嘴角的冷笑更濃了:“是嗎?那我們就接著往下瞧下去吧。”

話音剛落,江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

他拿出來一看,是他父親打過來,他連忙接聽了電話。

電話剛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陣劈頭蓋臉的臭罵。

“混賬,你到底干了什么,公司里面現在到處都是檢察院的人,老師告訴我,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爸,你怎么也這樣了,公司到底怎么了?你趕緊給我說說啊!”

江華的神情難看無比,總覺得要發生什么大事情。

“檢察院那些人說我違規經營,都快把我老底給掀完了,完了,一切都要完了,趁那些人還沒找到你,你趕緊跑,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還不等江華說什么,電話就已經掛斷了。

江華的臉色徹底的蒼白起來,額頭更是冷汗直流。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終于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有人要把他江家往死里整啊!

他的雙眼瞪著很大,瞳孔中充滿了憤怒,對著李超咆哮道:“告訴我,到底是不是你搞的鬼!”

李超在江華的臉頰上面重重的拍了兩下,嗤笑道:“你還真是蠢啊,到現在還不愿意相信這個事情嗎?你江家已經破產了,甚至連你都要面臨牢獄之災,所以你江家徹底完蛋了!”

“不!我不相信,你一個廢物怎么可能會有這個實力!”

都到這個時候了,江華還是不愿意相信。

“事到如今,你相信不相信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已經完蛋了,你再也不是那個所謂的江家少爺了,更沒有資格再在我面前叫囂了。”

李超滿臉冷笑道。

江華的臉色終于繃不住了,徹底恐慌了起來,即便他不愿意相信,但是他也知道,這一切都是李超搞的鬼。

“該死的,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廢物,你隱藏的好深啊!”江華臉色極其難看,目光更是陰沉的可怕。

“從始至終我都沒有說過我是廢物,一切都是你的一廂情愿罷了。”李超望向江華的目光就像是看著一個傻子一樣。

 

第4章 一起承擔

李超神色冰冷,滿臉譏笑的看著江華,凌厲的目光內,充滿了不屑跟嘲弄。

江華的心態已經徹底崩了,公司的破產讓他深深的明白了過來,這個李超根本就不是他能招惹的。

他做夢也沒能想到,葉紫曦的上門老公居然是這么可怕的一個人物。

噗。

噗通一聲,江華忽然跪在了李超的面前。

李超神色不由一愣,倒是沒想到這家伙會來這么一手。

“李超兄弟,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饒了我這一次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江華開始求饒了起來,言真意切,卑微至極。

李超嘴角的譏笑越加濃郁起來,滿臉戲謔之色道:“江少,你這是干什么?你之前不是很硬氣的嗎?怎么現在變這么慫了呢?”

“李兄,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你,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打你老婆主意了。”

“對了,你老婆公司現在不是缺乏資金嗎?只要你愿意放過我江家,我愿意無償給你老婆公司投資一個億,而且我不需要任何回報!”

江華滿臉惶恐說道,這時候他是真的害怕了。

他要是早知道葉紫曦的老公是這么一個狠人,就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動這種歪心思啊。

僅僅一個電話,他江家在十分鐘之內就破產了,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可絕對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所以他除了求饒還有一線生機之外,沒有了其他的任何辦法。

聽完江華的話,李超的目光突然凌厲了起來,他突然一把掐住了江華的脖子,將他整個人就像是拎小雞仔一樣的給拎了起來,獰聲道:“你又算個什么東西,在我面前講條件,你有這個資格嗎?”

江華的臉色頓時紫紅一片,他瞳孔瞪的跟牛眼睛一樣,里面布滿了血絲,

“你!你想干什么!”江華滿臉恐懼,驚悚道。

“你以為沒你投資,我老婆的公司就一定會倒閉嗎?你真以為我會稀罕你這一個億?”

李超的一番話讓江華徹底墜入冰窟。

他說的對,以李超的實力,自己根本就沒資格跟他談條件。

“李超,你把事情做得這么絕,你會不得好死的!”

江華的神色扭曲起來,滿臉的癲狂。

砰!

李超沒跟他廢話,一腳踹在了江華的褲襠處。

一聲如同殺豬般尖銳的慘叫聲過后,江華雙眼一黑,昏死了過去。

“如果換了兩年前的我,我廢的就不是你的命根子,而是你的性命了!”

李超眼中泛起一絲殺氣,冷聲說道。

自從跟葉紫曦結婚后,他身上的殺氣就淡了很多,不會動不動就取人性命。

解決了江華,李超沒有在這里停留,直接就離開了這里。

……

李超回到了葉紫曦的別墅,已經是傍晚五六點左右。

“老婆,我回來了。”

剛走進客廳,就看到葉紫曦坐在沙發上面看電視。

這時候客廳里面已經亮起了燈光,在燈光下,葉紫曦的身影極為迷人。

她穿著一套剛好蓋住臀部的潔白色睡衣,身材婀娜多姿,肌膚潔白如雪,神情慵懶嫵媚。

她正在看財經新聞。

葉紫曦看了李超一眼,眉頭微皺了起來,并沒有搭理他。

李超也沒有在意,反而非常熟絡的坐在了沙發上面。

葉紫曦眉頭皺的更深了,剛準備問離婚的事情,而這時候,一條財經新聞卻吸引到了她的注意力。

“本周財經報道,本市江氏集團涉嫌商業違規操作,導致股價暴跌,董事長江明業目前被警方掌控,其兒子江華目前還在潛逃中……”

看到這條新聞,葉紫曦的臉色瞬間變得復雜起來。

李超當然知道葉紫曦在想什么,他笑的說道:“現在江家破產了,看樣子江華是沒能力再給你投資了。”

葉紫曦的目光頓時冰冷起來,她盯著李超,冷聲道:“你在嘲笑我?”

李超連忙搖頭:“我可沒有這意思,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江華給威脅而已。”

“李超,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葉紫曦臉色冰冷的如同寒霜。

“那你說說,我在想什么?”李超饒有興趣道。

“江華公司破產,所以沒了他的威脅,你就以為我不會跟你離婚了,是嗎?”葉紫曦寒聲說道。

她心里涌起更深的厭惡之情,這個男人還真是令人惡心啊!

“我不否認我沒有這樣的想法,但我不會嘲笑你,更不會害你。”李超道。

“你口口聲聲說不會害我,但你知不知道,沒有江華的投資,我的公司會破產,到時候我一無所有,恐怕到時候要提出離婚的那個人會是你吧!”

“我不會,無論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不會跟你離婚的!”

李超說道。

“呵呵,李超,這兩年來,我雖然從來沒有主動去了解過你,但你是什么人,我多少也能看出來一些。”

葉紫曦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充滿了寒意。

“那你覺得我是什么人?”李超臉色有些難看起來。

“跟我在一起你不就是為了錢嗎?趁著我現在還有錢,我希望你能見好就收,真等我到時候負債累累了,你就一分錢好處都撈不到了。”

葉紫曦冷笑起來。

“原來在你心目中,我是這么膚淺的人啊。”

李超自嘲一聲,心中不免有些難受。

“難道你不是嗎?我跟你才見一面就結婚了,你別告訴我,我們之間會有愛情。”

葉紫曦譏笑起來。

李超看著葉紫曦,想說點什么,但最后卻忍住了。

他不會告訴葉紫曦,他們十年前就認識了,只不過你卻忘了而已。

“怎么,沒話說了是吧?”葉紫曦冷聲道。

李超心里壓著怒火,但他并沒有發脾氣,聲音反而柔和了起來。

“我知道你現在心情不好,但我們之間確實有著很深的誤會,這些事情我們暫且先不聊了,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相信我,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你。”

“你是我的女人,我發誓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如果可以,你身上的重擔我愿意跟你一起承擔。”

 

第5章 賀壽

“一起承擔?”

葉紫曦突然笑了起來,她看著李超,笑容有些凄涼。

“李超,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口口聲聲說跟我一起承擔這些壓力,那我問你,你拿什么來承擔?有些事情光靠一張嘴是沒有用的。”

“你就這么不相信我?在你心目中,我就這么的一無是處嗎?”李超問道。

“你是什么人還需要我來說嗎?”

葉紫曦說完之后,便站了起來,走進了書房。

李超不免有些惆悵起來,看樣子紫曦對自己的誤會真的很大啊。

可是他真的不能跟葉紫曦離婚啊,一旦兩人離婚了,他就不可能再有機會能在葉紫曦的飯菜里面投放藥材。

一旦那樣,她隨時都會有喪命的可能。

這也就是兩年前老爺子為什么要找上他的原因。

葉紫曦的病只有他才能治好。

最重要的是,連葉紫曦她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一種極為罕見的怪病!

這兩年來,他一直都在偷偷的給葉紫曦治病,她的病雖然還沒有痊愈,但差不多已經能夠控制住了。

如果一旦斷藥,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會前功盡棄。

“不管怎么樣,你都是我的妻子,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的。”

書房內。

葉紫曦剛坐下來,就蹲在桌子上面哭了起來。

沒人知道她現在面臨著什么。

更沒人知道她這副柔弱的肩膀上面承擔著多大的壓力。

自從爺爺去世后,她都是自己一個人熬過來的,從來沒有人幫助她。

至于自己的那個有名無實的丈夫,更是令她寒心至極。

在外界,他是公認的女強人,但沒人知道,她那顆隱藏在堅硬外表下的柔弱內心。

她的身體跟精神早就疲憊不堪了,可她從來都不敢放松,哪怕只是一刻。

每次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她才能躲在這里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釋放壓力。

咚咚咚。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葉紫曦知道外面是誰,但她沒有說話。

“老婆,我給你做了蓮子羹,你多少吃一點吧。”

李超站在門外,端著一碗蓮子羹。

“我不餓。”

葉紫曦趕緊把自己的眼淚擦干凈。

“你白天工作了這么久,怎么會不餓呢,你不開門那我就自己進來了。”

李超打開書房的門,走了進來。

看到葉紫曦雙眼紅腫,李超嚇了一跳,連忙問道:“老婆,你怎么哭了,是誰欺負你了嗎?”

葉紫曦撅著嘴,把頭側了過去,冷聲道:“不用你管。”

李超把蓮子羹放在桌子上面,心疼道:“老婆,對不起,是我惹你生氣了吧?”

“你出去!”

葉紫曦指著房門。

李超知道自家老婆的脾氣,一旦她生氣了,最好不要跟她頂嘴,不然情況會越來越糟。

“老婆,還有個事情我要提醒你,明天是你奶奶七十大壽,可千萬不要遲到了。”李超說道。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葉紫曦冷喝道。

“好,那我出去了,蓮子羹記得要趁熱喝。”

說完這句話,李超不敢多說,連忙走出了書房,關好了房門。

葉紫曦看著桌子上面的蓮子羹,神色不免有些復雜起來。

在她心目中,李超的印象一直都很差。

但是這兩年來,他堅持不懈的每天整理家務,洗衣做飯,從來沒有一刻偷懶過,哪怕自己對他態度再差,他也一如既往,從不抱怨。

兩年的朝夕相處,就算是一只小貓小狗都培養出感情了,更何況是人呢。

她之所以刻意跟李超保持著這么遠的距離,就是為了避免自己以后會傷害到他。

他本以為李超會慢慢厭倦這種生活,會厭倦她的冷漠態度。

但是他并沒有,反而對自己保持著一如既往的關懷。

她不明白李超為什么要對自己這么好。

如果有可能,她倒是希望能一直這樣下去。

但這次的危機她如果度不過去的話,一定會連累李超的。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不應該被卷入到這場旋渦當中來。

所以她才會讓自己變得冰冷,絕情,惡毒,希望在情況還沒有那么糟糕的情況下讓李超離開自己。

可是……

葉紫曦最后把一整碗蓮子羹都給吃光了,她從來不在外面吃飯,因為她已經熟悉了這種味道。

這里面讓她感受到了家的感覺。

……

另一天,李超一早就起床了,洗漱完之后,驚喜的發現自家老婆就坐在客廳里面等著自己。

“老婆,你今天怎么這么早,吃早餐了嗎?我給你做去。”

葉紫曦今天穿的很隆重,氣質端莊優雅,美艷動人。

“時間來不及了,你穿身正裝,給奶奶賀壽。”葉紫曦極其簡潔道。

“好的。”

李超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換上了一套結婚那時候穿的那套西裝。

他站在鏡子面前,打量了一下,露出潔白的八顆牙齒,自戀道:“兩年了,還是這么帥。”

他剛準備走出房間,突然又想到今天是老太太的壽辰。

雖然他并不怎么喜歡這個老太太,但畢竟是自己老婆的奶奶,光著手去也不好。

于是他打開抽屜,拿出了一個碧綠的鐲子出來,準備當做禮物送給老太太。

他記得這個玉鐲是日不落帝國皇室的女王送給他的,女王送的東西,再怎么樣也不會是平常物件。

“老婆,我好了,準備動身吧。”

“恩。”

李超開著葉紫曦的輛瑪莎拉蒂,充當司機,前往了葉宅。

葉家在長風市內算是一個大家族,掌握著很多的龍頭產業,目前掌舵葉家的家主就是葉紫曦的奶奶,一直居住在葉宅內,一手掌控著整個葉家。

今天,是她的七十大壽,整個葉宅內張燈結彩,充滿喜慶,所有葉家的子孫都會前來拜壽,好不熱鬧。

李超開著車進了葉宅,兩人剛走出停車場,葉紫曦的媽媽徐秀蘭滿臉不高興的跑了過來。

“女兒,壽宴快開始了,你怎么才來?”

徐秀蘭不滿問道。

“媽,路上有些堵車。”葉紫曦說道。

徐秀蘭點了點頭,隨后目光突然望向了李超,眉頭不由一皺,對著葉紫曦冷聲道:“紫曦,誰讓你把這個廢物帶過來的?”

李超的臉色當即就沉了起來,這女人一見到自己就沒好臉色,如果不是自己丈母娘的話,早就對他不客氣了。

“媽,今天是奶奶生日,按道理來說,他是應該要來的。”葉紫曦連忙說道。

“紫曦啊,你是嫌我們家丟的臉還不夠?李超是我們家的上門女婿,整個葉家都沒幾個人待見他,你把他帶過來,不是給我添堵嗎?”

徐秀蘭冷聲道。

“再說了,老太太也不喜歡她,這種場合叫他一個外人來根本就不合適!到時候你那些姑姑叔叔的又得拿這個廢物來說事,你讓我的臉面往哪里擺?”

《至尊龍婿》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至尊龍婿”相關文摘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址极速快乐十分软件 陕西快乐10分技巧 上海快3最大遗漏 2019最火爆的高手一波中特 成都彩票中心在哪里 微信红包群麻将金花 大众麻将玩法各种胡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 鑫都国际娱乐会所 微信群里可以打麻将吗 六彩今晚特码 香港五分彩有没有官网 手机真人河北麻将 今晚平码三中三是什么 淘宝彩票软件真能中吗 六合彩131期开奖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