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首席染指小萌妻阮靜汐(在線閱讀全文完結版免費)

首席染指小萌妻

時間:作者:紗朵來源:KX

首席染指小萌妻阮靜汐在線閱讀全文完結版免費首席染指小萌妻又名是作者紗朵寫的關于阮靜汐的小說:第一次見到他時,她是被父親利用,只為求得公司安逸的一顆棋子。因為心中對父親的失望與憤恨,她與他簽下一紙契約。站在精致華美的地毯上,她努力掩飾著自己眼中的淚意,輕輕的閉了閉眼,就將那張薄薄的紙同自己一起交付了出去。他揚眉淡淡的掃過她清秀蒼白的臉龐,隨手抬起了她尖尖的下巴,俯身就吻了下去,力道極重。他的聲音無比桀驁篤定,“阮靜汐,從今天起,沒有我的允許,你永遠別想從我身邊離開。”...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首席染指小萌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二章 救救我

“言少爺,帶我走,求求你……”顧不得剛剛父親開口說出的話,阮靜汐撲上去,緊緊抓住男人的袖子,不顧一切的懇求道。

她不想在這里了,她真的不想了,這里實在是太恐怖了。

言岳澤看了看貼在自己衣服上的手,白凈而纖細,他出乎意料的沒有甩開:“我救人是有代價的。”

“我……不管付出什么我都愿意,求求你!”阮靜汐想起身后的父親,強壓下自己心中的恐懼,對其回答道。

“那,阮總,人我就帶走了。”言岳澤緊抿著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伸出手,攬上女人的細腰。看都沒有看身后的阮江成一眼。

他清楚的感覺到了女人的柔軟和纖細,仿佛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掌握她的全部。

阮靜汐感覺到自己的腰間一片灼熱,令她無比渴望遠離這個男人。可是她更明白,此時此刻,只有這個男人可以保護她。

言岳澤懷里這個小小的人渾身都在顫抖,因為恐懼而顯得渾身無力。

阮靜汐緊緊摟著言岳澤的腰不肯松手,似乎一旦松開了,馬上又會回到那張血盆大口中無法自拔。

言岳澤所住的地方,所處郊外,是一座非常壯觀的歐式別墅,如同城堡般恢弘。

紅毯旁兩排站的十分整齊的女傭,在言岳澤經過的時候,紛紛彎下了腰,排場大得嚇人。

“那個,言少爺……”阮靜汐有些害怕的小跑追了上去,“言少爺,我……”

“露易絲,帶阮小姐去洗漱。”

言岳澤隨意吩咐過后,就沒有再看阮靜汐,直徑的朝樓上走去。在他走后不久,一個穿著黑色套裝的女人走了上來。

“阮小姐,請讓我們為您洗漱。”

阮靜汐只好點點頭,跟著她走進了浴室,乖巧的讓女仆擦洗著自己的身體,雖然有些尷尬,但是她還是按照露易絲所說的照做了。

跟著,露易絲把她帶到一間臥室前,打開了門。

言岳澤裹著浴巾,坐在床上,絲毫不見之前的醉意,他幽深的眸子看了阮靜汐一眼,然后輕輕道。

“過來坐。”

阮靜汐走到他的身邊,清晰的看到他那線條清晰緊致結實的肌肉上還遺留著一滴滴水滴,順著朝下滑落。

阮靜汐不由得花癡的多看了兩眼,過了半響,才注意到言岳那黝黑深邃的眸子,不由得從頸后散發出一股寒意:“言少爺,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言少爺,你可不可以……放過我。”

言岳澤的笑容驟然消失,他站起身,一步步逼向阮靜汐,然后伸出手,把她抵在墻上,堅挺的鼻子幾乎可以觸碰到阮靜汐的面頰。

“我已經救過你一次了,我說過,我救人,是需要代價的。”

從他刀削般線條冷硬的峻臉,以及那雙陰冷深邃的的黑眸里,阮靜汐清晰的感覺到了危險。

心中徒然一涼,阮靜汐驚慌的收回視線,斂下眸中的酸澀。

言岳澤松開雙手,轉過身對著阮靜汐輕輕一推,她就倒在了床上,海藻般的黑發披散在香檳色的大床上,黑發白膚的強烈對比,在他強勁的心臟上輕撞了一下。

阮靜汐沒有反抗,她知道自己躲不過了,輕輕閉上眼,嬌小脆弱的人兒,無力的癱軟在寬大的床上。

言岳澤不客氣的壓倒了她的身上,猛然落入男人的懷抱中,聽著言岳澤強勁有力的心跳聲,阮靜汐的的心,也微微動了兩下。

忽然一陣音樂聲響起,阮靜汐慌忙回過神來,手機鈴聲是從床頭傳來的,是言岳澤的手機。

言岳澤不耐的拿來看了看,見到手機號碼顯示是阮靜汐的父親,隨意將手機丟給了她。

“喂……”

“哎喲,是靜汐嗎?真是爸爸的乖孩子,真聽話,以后你就好好伺候言少爺……”

“爸……你申請貸款,不可以么……”阮靜汐沙啞著嗓子問道,卻感到如此蒼白。

“我告訴你,你不要想著不聽話,如果你這次沒有將言少爺伺候好了,就別想回學校了!跟言少爺上完床之后跟他說讓他出錢資助自己家里的公司!”

“你要是不聽話,就這輩子別回來了!你從來沒為這個家里付出過什么,現在也是你該孝順我們的時候了。”

房間內靜靜地,言岳澤很輕易的就聽見了手機中傳出的聲音,諷刺的笑了笑,對于他而言,不過是玩物,還以為可以換來錢么?

阮靜汐無力的放下手機,這樣的家,回去又能有什么意思。

她勾起嘴角,冷冷的一笑,那一抹動人心魄,頓時讓言岳澤有些迷了眼。

“想要報復么?”言岳澤出乎意料的問道,當他把這句話說出來之后,才發現自己的不對勁,他何時對這種事放在心上過。

“我一直以為,我也是他的女兒,他就算對我不疼愛,也不會害我。”阮靜汐凄涼的笑了笑,“言少爺,你包養我吧。”

“我有什么好處?”

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女子,她眼中的蒼涼和冷意,深深的吸引了男人的目光。

初見面,如同黃鶯般嬌俏純潔,如今又如深海珍珠般,散發著灼灼冷意。

言岳澤不禁想要將她留在自己身邊,想看看她究竟能給自己帶來多少趣味。

“你想要的,我都給你。”阮靜汐抬起頭,將眼淚倒流回自己的眼中“但是,你要讓我回去上學,并且,不再受他們的打擾,也不要提供資金資助我父親。”

真是……惡毒呢……可是比起那個家,又能算的了什么?

白熾燈下,她整個人白里透紅的誘人,似乎還在為自己剛剛提出來的條件而感到害羞,纖細粉嫩的雙腿筆直的站在地上,如此畫面看得他眸色一暗,頓時口干舌燥。

“最少三個月,現在,來伺候我。”

言岳澤沙啞著嗓音,坐在床上,瞇著冷眸,深深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阮靜汐抬起手,鼓起勇氣,慢慢的走到言岳澤的身邊,顫顫巍巍的撫向他的胸口,一上一下,青澀至極的撫摸著,看著他的薄唇,閉上眼,不管不顧的吻了上去。

 

第三章 曖昧

三個月……應該很快就過去了……她,撐得住!

阮靜汐從未如此親密而主動的貼近過男人,此刻她只是心臟狂跳的接近著男人的身體,卻不知如何繼續下去。

言岳澤眼神驟然一暗,反手抱過阮靜汐,將她重重的壓在了自己身下。

他炙熱的侵略,讓她越發的敏感。

阮靜汐的呼吸急促起來,她下意識的抵住了男人的胸膛,他眼神愈來愈暗,伸手撥開她的發絲,俯下身去深深的吻住了她唇。

一夜彌旋,月落日升。

待阮靜汐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

睜開眼后,她下意識的轉了個身,渾身酸痛的她卻連翻身的力氣都沒有。

昨夜荒唐一晚的男人,已經離開了這里。空蕩蕩的房間內,只剩下阮靜汐一人。

床邊的沙發上,放著一整套衣服,看著那蕾絲性感的內衣,阮靜汐不由得一陣臉紅——

“他怎么可以把內衣……這么私密的東西。”

雖然不是很愿意,但是阮靜汐還是穿上了那套衣服,除了那套衣服,她也沒別的可穿了。

躡手躡腳的打開門,就發現露易絲站在門外,嚇了她一大跳。

“你怎么在這?”

“少爺吩咐,阮小姐睡醒后帶您去餐廳用餐。”

露易絲優雅的行了個屈膝禮,然后走在前面為阮靜汐帶路。

歐式裝修壯觀的客廳,空中吊著巨大的水晶燈,連樓梯的扶手都雕上了繁復至極的花紋,這一切的一切顯得無比奢華。

阮靜汐從來不知道言岳澤是什么人,如此大氣華麗的住所,她在京都這個奢華的地方生活了二十年,也從未見過。

“阮小姐,今天的午餐準備了玉米蛤蜊奶油湯,煎法式牛柳配鵝肝,還有法式龍蝦凍。”露易絲將椅子拉開,讓阮靜汐坐在上面。

看著那華麗精致無比的午餐,阮靜汐皺了皺眉頭,再次暗暗的鄙視了一下言岳澤的奢侈,切下了一塊龍蝦凍,放入口中。

此時門外忽然響起了喧鬧聲,熟悉的吼叫聲傳入了阮靜汐的耳朵中。

“我女兒現在就在你們言家,快讓我進去!不然我直接讓你們少爺把你們給炒了!”

還沒定阮靜汐反應過來,阮江成就不顧侍者阻攔,走進了餐廳,將一打文件甩到了阮靜汐的面前。

“這些文件等會你就讓言少爺簽了,要是都搞定了,你就可以回家,不然你這輩子就別想回去了。”

阮江成的趾高氣昂讓阮靜汐不得不冷笑,她憑什么讓言岳澤簽文件,他以為她是言岳澤的誰呢?

不知道怎樣回答,阮靜汐沉默的喝著擺在前面的濃湯,靜靜的看著父親的各種讓自己趨炎附勢的嘴臉。

這就是她的父親么?她為什么深深感到了一股厭惡從心中冒出。若自己真是他的女兒,這就是他疼愛自己的方式么?

“不錯,這場好戲真是不錯。”

不知何時,言岳澤出現在樓梯的拐角處,森冷的目光配著冷笑,讓喋喋不休的阮江成頓時安靜了下來。

阮江成咳了兩聲,簡單掩飾自己的尷尬“咳咳,言少爺……那個,你看我這些文件。”

“拿回去,我不會注資你的公司。”言岳澤慵懶的坐在阮靜汐旁邊的座位上,看著阮靜汐清秀的面龐,不得不想起昨晚二人的一夜激情。

他小腹一緊,頓時移開了目光,自顧自的享受起午飯。

阮江成尷尬至極,頓時感覺自己的面子里子全都丟完了,看著阮靜汐淡漠的表情,一股怒意不由得涌上心頭。

他把阮靜汐送給言岳澤,為的就是這一紙合約,可是她簡直是——抬手就將桌子上昂貴的湯汁潑到了阮靜汐的臉上,揚起巴掌就朝著阮靜汐身上打去。

“你這個不孝女!養了你十幾年你就這么報答我的,真是個賤種!”

“阮先生,我想你應該忘記了,這是我的房子。”言岳澤冷著臉站了起來“來人,把他給我丟出去!”

阮靜汐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任憑湯汁從頭上慢慢,流到自己的身體上,宛如她的心,正在一滴滴流著血。

這就是她的父親,真是諷刺。

言岳澤皺著眉頭看著冷冰冰的小女人,不知為何,看到她這幅樣子,讓他十分不舒服。走上前拎起阮靜汐的胳膊,直接帶她走進了浴室,二話不說的就開始剝她的衣服。

“言少爺,你干嘛……”阮靜汐急忙護住自己的胸口,有些尷尬的問道。

言岳澤眸色一暗,女孩身上的青紫配著她那如同凝脂般的皮膚,顯得有一絲另類的誘惑。他蹙了蹙眉頭,不顧她的反抗,抬起花灑,將阮靜汐身上的湯汁清理干凈。

“嘶……”阮靜汐痛呼一聲,卻不敢反抗,強忍著身上淤青配上熱水的痛感,深深的皺著眉。

“你很疼?”言岳澤皺了皺眉頭,還是將花灑交給阮靜汐,“自己洗,我出去一趟。”

阮靜汐點點頭,看著言岳澤不著痕跡的走了出去,心里終于歇下一口氣。

言岳澤強壓下身上的欲望,想起阮靜汐身上的青紫,內心不由得浮起一絲怪異,他何時對一個才見面不久的女孩這么上心了?

“露易絲,去拿一些活血化瘀的藥給阮小姐。”

站在大廳中間指揮侍者收拾餐具的露易絲輕輕地行了個屈膝禮:“遵命,少爺。”

言岳澤眼神深邃的看著房間虛掩上的門,等小女人身上的淤青退下,還是要加倍補回來才行。

阮靜汐洗完澡之后,看到露易絲拿進來的藥膏有些尷尬:“露易絲,這個是?”

“是少爺吩咐給小姐拿過來的,少爺還說,希望小姐快些好起來,晚上會煮個雞蛋讓小姐自己揉一下。”

露易絲依舊面無表情,但是她口中吐出的話卻讓阮靜汐羞紅了面頰。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接過她手中的藥,阮靜汐壓下心中的暖意,一點點的涂在自己身上的每個地方。

阮靜汐清楚的明白,她于他而言不過是可有可無的玩物罷了,他所謂的好,與自己而言也不過是施舍,自己沒必要因為他的一點施舍就感激涕零。

 

第四章 手里的藥

而且……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當表面的溫柔退去,就剩下了危險。

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阮靜汐身上的淤青已經消退的差不多了,桌子上依舊擺放著那些昂貴食材做出的西餐,她頓時沒了胃口。

這些東西雖然好吃,但是味道總而言之就是那樣,沒有自家炒的小菜吃起來開心,而且阮靜汐平時節約習慣了,看著那一桌子昂貴的食材,不禁肉痛。

這樣一頓飯在飯店吃,肯定是不下一千人民幣的,這言岳澤究竟是多有錢?

“怎么不吃?不合胃口?”言岳澤搖晃著紅酒杯,里面裝著法國莊園金貴的陳釀,瞇著深邃的眼睛,看著眼前看著桌子上東西發呆的女孩問道。

阮靜汐用叉子戳了戳盤子內的烤牛肉:“你每天都吃這些東西么?”

“如果不合胃口的話,讓露易絲重新幫你做。”言岳澤切下一塊牛肉,放入了自己口中。

“不是啊,言少爺……總吃這些東西,不會感到味蕾和嗅覺都壞掉了嗎?而且,也太奢侈了一點。”阮靜汐趕忙解釋道。

言岳澤勾起唇角:“你也算是京都名媛,這些東西你沒吃過么?”

“我吃過,不過比起這些奢侈的東西,我更喜歡偶爾給家里人做做飯,能看到他們臉上滿足的表情,就很開心了……”阮靜汐越說越小聲……因為她所謂的家人從來都沒有認真吃過一次。

每次阮靜汐下廚,端給爸爸和姐姐吃,他們一開始還會吃幾口,只是一旦知道是自己做的,就會立刻叫人倒掉。

看到小女人眼神中的暗淡,言岳澤隱約猜到了些什么,阮靜汐低垂的睫毛如同蒲扇一般遮住了她的眼眸,顯得柔軟迷離,眉間緊緊的擰在一起。

“笑一個,不要有這副表情。”言岳澤將紅酒杯遞給她,示意她嘗一下。

阮靜汐意識到自己失了態,扯了扯嘴角,然后輕輕抿了一口,一滴紅酒掛在櫻唇上,她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味道不錯。這個是拉菲么?”

阮靜汐將紅酒放在手邊,開口問道,絲毫沒注意到,她之前的動作對于言岳澤來說有多么誘人。

“真的不錯么?那就多喝一些。”言岳澤看著女人的櫻唇,腦子一熱,站起身含了一口酒水,印在了阮靜汐的嘴角處,將紅酒渡入她的口中。

如此曖昧的動作讓阮靜汐整個人面色通紅,此時此刻,言岳澤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那紅酒透著層層蕾絲,纏繞在女人的身上,魅惑至極。

那赤果果的目光緊盯著阮靜汐,讓她的臉龐頓時變得滾燙“言少爺,吃飯。”

“吃膩了,我現在想吃你。”

“言少爺,浪費是不好的行為,現在不要講黃段子。”

言岳澤笑著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阮靜汐感到自己從未有一刻這么輕松過,只要踏踏實實的做自己,不用強求自己如何如何優秀。

除了言岳澤時不時散發的冰冷氣息讓她感到壓力,其他時候,她都過得十分自由,這樣的生活,不由得讓她開始想念自己的學校。

周一早上,喝著豆漿油條的阮靜汐看向言岳澤,想說,又不敢說……雖然這個要求是自己當初提的。

看著小女人鼓著腮幫子欲言又止的模樣,言岳澤笑了笑:“露易絲,去給阮小姐辦復學手續。”

阮靜汐的眸子瞬間亮了起來:“謝謝少爺。”

“嗯。”滿意的喝了口咖啡,言岳澤便起身拿起西裝外套 :“十分鐘,快點吃。”正說著,他就準備離開。

阮靜汐不禁站起身:“言少爺……”

言岳澤回過頭:“中午我不回來,晚上你做飯給我吃。”

阮靜汐不知道如何拒絕,便點了點頭,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不禁有些悵然若失。,盡最快的速度吃好了早餐,果然,十分鐘之后,露易絲準時的出現在了門口。

上車之后,很快就到了學校,露易絲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阮靜汐當天就可以回到班級上課,她感激的看向這個古板又有些淡漠的女人,然后坐到了教室內。

看著許久不見的同學,阮靜汐立刻笑著跟他們打招呼,然后乖乖的坐在座位上開始溫習功課。

“靜汐,你終于回來上課了,有不會的問題就盡管問我,筆記這里都好好留著呢。”同桌許倩倩得意而驕傲的揚了揚手中的筆記本。

阮靜汐笑著點了點頭:“嗯,還需要倩倩幫忙輔導我呢。”

“喲,這誰啊?”不善的聲音從旁邊響起,一個燙著栗色卷發的美麗女生鄙夷的看向阮靜汐,“阮靜汐,我們可都是聽說你為了自己的利益把整個家族都給拖垮了,還真有閑心來上課啊。”

阮靜汐淡淡的看了那只跳腳蒼蠅一眼,杜悅,每次只要自己參加考試,她就考不到第一……所以一直都針對自己。

“杜悅,我家里的事情跟你有什么關系么?如果沒有,請閉上你的嘴,免得讓我們以為你失了杜氏的涵養。不過,估計杜氏那種不上檔次的散商,也出不了什么涵養。”

“你!”

杜悅臉色爆紅,平時有著阮如初給自己當后盾,這個軟柿子從來不敢還嘴一句,可是今天是抽了什么風了,她竟然敢頂嘴。

還未等杜悅開口大罵,上課鈴聲就響了起來,她只好咬著牙把一股子怒氣都咽了下去,誰不知道這阮靜汐就是阮如初的跟班,等會自己就打電話給她,告訴她她的好妹妹變成了個什么樣子。

阮如初才因為那個礙眼的小妹被送給男人暖床高興一番,可這天第一節課剛剛下課便接到了杜悅的電話。

杜悅竟然說阮靜汐回學校上學了!這個消息讓阮如初恨得牙癢癢,一張美麗的臉龐猙獰的扭曲著。

“這是不可能的!根本不可能!那個臭丫頭她明明在自己面前親手簽署了休學同意書,怎么可能還來上學。”阮如初頓時惱羞成怒的抓起手機用力的朝地上砸了下去。

《首席染指小萌妻》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下载贵州麻将平台 海南飞鱼体彩在那开 神州三分彩全天计划群 网上真人打鬼麻将赌博 下载微乐龙江棋盘 安徽麻将属于什么类型 江西快3有没有规律 另特码大剖析 21点扑克 七乐彩走势图齐鲁风彩采30选7浙江风采 大乐透走势图30期大 波克城市安徽麻将 广东快乐10分下载 全网最准的二肖中特 怎么赢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 ag真人百度网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