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霸道小說最新章節-浪漫滿屋無彈窗全文閱讀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霸道

時間:作者:南宮紫嫣來源:KX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霸道小說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浪漫滿屋姜藍欣無彈窗全文閱讀作者南宮紫嫣寫的小說:他是江市聞風喪膽的鐵血總裁,狠戾嗜血。她是走丟的千金小姐。一場別有用心的設計,把她推入了他的懷中。七年后,她攜三個天才寶貝華麗蛻變而來,誓要把當年陷害她的人以十倍奉還。可正當她想全身而退時,某男大手一伸把她禁錮在懷中,邪魅一笑,說道:“女人,帶著我的孩子,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藍小姐傲嬌一笑:“本小姐不要倒貼的男人。”某寶腹黑一笑,“媽咪,你還是不要和爹地較勁了,媽咪道行太淺。”...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霸道》又名《浪漫滿屋》免費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5章:先生,救你的是醫生

 

藍欣本想離開,她還有事情,可是護士讓她注意著男子的情況,她也只能救人救到底,等著這男子的家人過來,她就可以離開了。

藍欣這一等,趴在床邊迷迷糊糊睡著了。

床榻上的陸浩成微微睜開眼眸,深邃的目光掃了一眼周圍,他這是在醫院。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卻一直重復著一句歌詞。

陸浩成聽著吵鬧的手機鈴聲,不悅的蹙起如刀鋒一樣的眉峰。

藍欣聽到熟悉的鈴聲,從膝蓋上的雙肩包里摸出電話來接,也沒有抬起頭來。

“喂!然然。”她的聲音里帶著幾分剛剛睡醒的暗啞,聽著有些悶悶的。

“媽媽,我是琪琪。”電話里傳來女兒不悅的聲音。

藍欣清醒了幾分,“琪琪,怎么了?”

“到了,琪琪不用擔心。”藍欣之后聽著女兒的囑咐,輕輕的嗯了幾聲。

掛了電話,藍欣動了動酸麻的手臂,她不雅的伸了一個懶腰,抬頭時,猛然看到床上的男子已經醒了,她微微蹙眉,淡然的伸完懶腰,才緩緩起身。

她語氣淡漠而疏遠:“先生,你醒了,那我也該走了,你打電話讓你的家人過來照顧你吧!”

“是你救了我?”陸浩成聲線低沉,不怒自威!

他看著眼前漂亮的女子,一頭波浪形的棕色卷發,五官精致柔美,一雙大眼異常的清澈,如幽谷中的蘭花,自帶芬芳,潔白的連衣裙上染滿了血跡。

他陸浩成見過各種形形色色的女人,卻沒有見過如她這般純凈而美好的女人,可那雙眼睛,為何那樣熟悉。

“先生,救你的是醫生,我只是打了一個急救電話,順便搭車進城,再見!”

藍欣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六點多了,完了,趕不上然然的鋼琴比賽了,也沒有計較陸浩成不友善的態度。

她神色匆忙地轉身離開。

陸浩成深邃的目光,直直的盯著女子毫不留戀決然離去的倩影。

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酷地笑容,從來沒有女人如此無視過他。

這女人的回答也挺有意思的。

藍欣在下電梯的時候,一名西裝革履的俊美男子從上去的電梯上急急地往上跑。

藍欣低頭看手機,已經六點多了,她看了一眼兒子發給她的位置,微微一笑,兒子的表演快開始了,她得快一點過去。

“浩成,原來你在這里呀,我找了半個江市的醫院。”沐子珩氣喘吁吁的看著病床上一臉淡漠的陸浩成。

“剎車被人動了手腳,回去好好查一下。”陸浩成冷怒地交代了一句,深邃的眼底閃過一絲嗜血,一股冷氣陡然在房間里蔓延。

沐子珩臉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先生,我有東西落在這里了。”藍欣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

陸浩成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意,這女人跟她玩欲擒故縱呢?

藍欣出了醫院,才發現那塊手帕沒有帶出來。

她低頭在四處著急的找了找,那可是女兒送給她的,對她很重要。

“沒有!”藍欣著急得扶額,她記得,自己一直握在手心里的。

她又快速地跪地,在病床下看了一圈,也沒有。

 

第6章:藍藍,她叫藍藍

 

這時,醫院的清潔工進來,是一個中年婦女。

藍欣快速地走過去,“阿姨,收拾病房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塊帶血的手帕?”

那保潔員搖了搖頭,“小姐,這病房還沒有開始收拾呢?”

難道是掉到救護車里去了,不可能,自己一直握著的。

她快速地拿出紙和筆,寫了一串數字,遞給保潔員。

“阿姨,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收拾病房時,如果看到那帶血的手帕,麻煩你給我打電話,我一定會重謝阿姨的,那手帕對我很重要。”

“好吧,我看到了會給你打電話的。”保潔員接過電話號碼,開始收拾房間。

藍欣收起筆和紙。

這時,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藍欣拿出電話,接著電話往外走。

從頭到尾,都沒有看過陸浩成和沐子珩一眼。

沐子珩看著藍欣離去的背影,帥氣十足的臉上微微怔愣!

“浩成,這女人是誰?來一陣風,去一陣風的,不過很漂亮!”沐子珩瞇了瞇俊目。

陸浩成沒有說話,那女人說落下了東西,這樣拙劣的手段,她也用的出來,想接近他陸浩成的女人,每天都想盡一切辦法來討好他。

陸浩成眼眸微瞇,身上好像披著一層恒古不化的寒冰,冷漠倨傲的表情透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保潔員離開以后,陸浩成掀開被子,打算回去休息,他討厭醫院。

突然,看到被子下有一塊帶血的手帕,他犀利的眼眸微微瞇了瞇!

她剛剛趴在這里睡覺,手帕被她推到被子下了。

“子珩,去問那個保潔員,把那個女人的電話號碼要來,找個袋子,把這塊手帕帶回去清洗。”陸浩成眼底閃過一絲玩味地笑意,女人,我到要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招?

某男似乎忘記了,人家救了他一命!

“嗯!”沐子珩看著陸浩成的神色,眼底閃過一絲玩味,快速地轉身去要電話號碼。

藍欣出了醫院,才發現現在是下班高峰期,交通堵塞得厲害。

她站了好一會都沒有打到車,她剛剛已經打電話給瑾熙了,他得快點來接她才行,不然,就趕不上看然然的表演了。

陸浩成和沐子珩從醫院里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在路邊打車的藍欣。

子珩去取車,陸浩成在原地等著。

陸浩成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矜貴高雅,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密封袋里的帶血的手帕,又抬頭看了一眼那翹首以盼的倩影。

“藍藍,這,在這呢?”不遠處一名騎著摩托車的俊美男子,沖著藍欣歡快地叫道。

藍欣微微一笑,朝著摩托車跑過去。

快速地騎上摩托車,摩托車從陸浩成面前呼嘯而過。

“藍藍。”陸浩成怔怔的看著藍欣離去的背影,深邃的眼眸一閃而過的傷痛。

藍藍,她叫藍藍?

夕陽下,男子頎長的身影上,仿佛如渡上了一層濃濃的悲傷。

藍藍,藍藍,這兩個字,他有多少年不敢提起了,如今聽別人叫出這兩個字來,他全身痛得無法呼吸,每一個呼吸都透心透肺的痛。

“浩成,上車。”沐子珩把車停到陸浩成的面前,笑著朝他招了招手。

 

第7章:子珩,她叫藍藍

 

陸浩成過了好一會,才收回目光,優雅的走過去。

坐上車,他靠在座椅上,微微斂起痛苦的眼眸,緊繃著的下巴,泄露了他此刻痛苦的情緒。

他雙手無力的垂在兩側,額頭上的傷口隱隱作痛!

卻不及他此刻心里的疼痛。

沐子珩發動車子,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陸浩成。

他心底疑惑,浩成這樣痛苦的表情,他很久沒有沒有見到了。

一向高冷而又毫不給人面子的陸浩成,渾身透著那與生俱來的高貴優雅的氣質。

人亦如傳言中的那樣狠戾嗜血,雷厲風行!

若不是多年的交情,他都不敢和他坐在一張車子里,這強大的壓迫感,沒有幾個人能受得了。

此時子珩也不敢開口說一句話,安安靜靜的開車。

過了許久,陸浩成穩住了自己的情緒,才緩緩開口:“子珩,她叫藍藍。”

沐子珩一聽,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緊了緊!

他不問,也知道他說的藍藍是誰?

他從不來讓人提起藍藍二字,今天怎么突然自己提起來了?

在沐子珩看來,人之所以活的累,就是想的太多,身體累不可怕,適當的休息就可以緩解,心累就會影響心情,扭曲心靈,危及身心健康,然而,陸浩成現在就是活成這樣的。

除了賺錢,除了那個被他弄丟的藍藍,除了被迫離開的媽媽,他似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可是,人只要活著,人的欲望無止境,在這個充物欲橫流,充滿競爭的社會里,生活有太多的難題和煩惱,要適時調整自己,懂得取舍,該堅持的堅持,該放棄的放棄。

但陸浩成,對于藍藍,從未放棄過。

下班高峰期,車流如潮,堵得讓人心煩意亂!

陸浩成不說話,緊閉著雙眸靠在真皮靠椅上。

陸浩成,江市首富,陸氏集團的總裁,在商業界叱咤風云。

在江市有一個傳說,惹閻王都不要去惹陸浩成。

若是不小心惹到他,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傳言他不近女色,行事雷厲風行,冷血無情。

短短幾年的時間,就成為了江市的商業老大。

沐子珩透過后視鏡,看著陸浩成的情緒穩住了很多,他笑著開口問道:“浩成,要去喝一杯嗎?找了你一天,現在還沒有吃飯呢?”

藍藍的事情,他沒有接過話題,現在不適合聊。

只見昏暗的光線下,陸浩成微微點頭,一絲夕陽透進車窗,身著一席昂貴奢華的高級定制西裝陸浩成,面容更加深邃俊逸,氣度不凡。

沐子珩從后視鏡里觀察著陸浩成的神色,說道:“那去吃川菜吧,我們經常去的蜀都餐廳。”

“好!”陸浩成有些不耐煩的應了一聲。

便閉上眼睛,卻掩飾不住一身倨傲的氣質。

他在想,一個人要經歷多少風雨,才能有一個安穩的家。

一顆心要受傷多少次,才能有一個真心的人陪伴在身邊。

可多年過去了,依然只有影子不離不棄。

藍藍離開了他,媽媽也離開了他。

他的藍藍,現在已經長大了,一定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女孩。

他算了算時間,已經十八年了,藍藍今年已經二十四歲了。

可是他還沒有找到藍藍。

那是他人生最悲痛一晚,只要一喝酒,他就會夢回那夜。

 

第8章:瑾熙,有剪刀嗎

 

可今夜,他卻想喝酒了,即使額頭縫了針,他依然想喝酒。

一般人像陸浩成這樣的身份的人,很多都喜歡去高檔酒吧喝酒。

可是七年前在酒店酒吧莫名的被人下藥,他就對那種地方非常的反感。

而是喜歡去一些高檔而優雅的餐廳喝酒。

即使是應酬,他也會選擇在自家的酒店里。

當你開始珍視自己的付出,就越懂得人心的薄涼。

周圍的人,為了利益,一個個的諂媚虛偽的臉嘴,也讓他很惡心!

陸浩成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幾縷發現落在了額前,他顯得孤寂而無助。

藍欣跟著瑾熙來到位于江市的凱威大廈,這里便是今天的鋼琴比賽賽場。

瑾熙將限量版的摩托車停在樓下。

藍欣利落地下車,看了一眼自己裙子上的血跡,皺了皺眉頭。

她看了一眼瑾熙,擔憂地說:“瑾熙,你看我這樣子,進去會嚇到然然的。”

現在的藍欣,比起七年前更加的成熟,嫵媚。

從前的那個藍欣,也就是一個涉世不深的青澀的果子。

但努力學習幾年之后的藍欣,在職場上漸漸蛻變,處處透著風情,優雅,是特別讓人想要征服的那種無與倫比的魅力。

七年的時間,她就像脫胎換骨了一般,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瑾熙拿下頭上的頭盔,陽光帥氣的容顏暴露在空氣中。

簡單的牛仔褲,搭配襯衫上帶著一些簡單的花紋圖案,鮮活而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再搭配上一張睿智的臉格外時尚!

他看著藍欣白裙上的血跡,一臉嫌棄!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揚聲道:“藍藍,可是快來不及了,已經快七點了,然然的比賽已經開始了一半了。”

“那怎么辦?行李都在托運中,附近也沒有服裝店。”藍欣看了看自己的裙子,裙擺上全是血跡。

藍欣腦海里飛快的轉動著,她藍欣可是服裝設計師,這次來江市,就是到總公司工作一個月的。

她微微揚唇,這難不倒她的。

她快速抬眸看著瑾熙,問道:“瑾熙,有剪刀嗎?”

瑾熙瞬間猜到她要干什么?他快速地拔出車鑰匙,打開摩托車的后備箱,拿出一把紅色的剪刀遞給藍欣。

藍欣握著剪刀,唇角微揚,勾勒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她彎腰,沿著有血跡的裙邊剪出一道荷葉邊,這樣一來,后長前短,沒有絲毫違和感,到讓她的腿越發的修長,瞬間變得更加性感嫵媚!

藍欣滿意的點了點頭,女人可以溫柔,可以爽朗,可以慵懶,可以不拘小節,但絕對不能邋遢!

瑾熙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笑得合不攏嘴,“哇!藍藍,你真不愧是有名的設計師,你拯救了這條帶血的連衣裙。”

藍欣將剪刀還給瑾熙,笑道:“走,瑾熙,我們快點進去,要不然真的來不及了。”

“嗯!”瑾熙快速地將剪刀放回去。

兩人小跑這進入大廈,剛好電梯在一樓,兩人進去后,瑾熙按了二十六樓。

一出電梯,就聽到了流暢動聽的琴聲傳入耳中,這琴聲,藍欣聽得出來,是她的寶貝兒子然然彈的,她的腳步越發快的往比賽區走去。

《一胞三胎,總裁爹爹超霸道》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一尾中特 酷喜乐彩铅好不好 湖北监利麻将玩法 神童透密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 无错六肖中特50斯 天涯海南麻将安卓下载安装 6人贯天下十三水作弊器 福建11选5开奖结杲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 福彩快3玩法 河内5分彩 弟13期白小姐传密彩图 海南飞鱼彩票开售了吗 曾道人特码王彩图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