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顧小小南子玘蕭曉)(紅顏九夢)小說完結版在線閱讀

紅顏九夢

時間:作者:花一樣的花來源:QR

(顧小小南子玘蕭曉)(紅顏九夢)小說是作者花一樣的花寫的一本關于顧小小南子玘蕭曉紅顏九夢又名紅顏九夢:腹黑王爺高冷妃完結版在線閱讀:前世,蕭曉是潛伏在暗夜的殺手,卻被渣男劈腿,意外遇難。一朝穿越,讓她成了顧小小,榮獲傻女稱號,慘遭退婚、逼嫁,卻恰恰推她入南子玘的懷里。兒時的一面之緣,她護他勝己。如若有人傷他,她便代他還之;如若天下賜他死命,那她便逆了這天下;再見之時,縱使天下棄她那又如何?南子玘要以江山為聘來娶她!...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紅顏九夢》在線閱讀最新章節:

第二章:所尋之人

羽婍站在一旁,看著這么一幕微微皺眉,雖說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畫面,但……這丫頭也太不知輕重了,竟就這么闖了進來,還……哎,羽婍輕嘆了一聲,沒辦法,想著這丫頭來怕也有事。于是乎,羽婍跟顧小小說了聲便離開了。

“阿離,可曾蹭夠了?”顧小小面露嚴肅之色,看起來到真有些兇的。

可是莫離可從來都不吃她這一套,“沒嘛、沒嘛,人家可想死你了,都一個月零四天沒見了呢,阿離可想阿小可想阿小了……”

顧小小也真是被她打敗了,所有人中她唯獨對她的撒嬌一點辦法也無,即便知道她內心根本不是什么可愛的小姑娘。

所以,如果小看莫離那就大錯特錯了。

莫離蹭夠了,從顧小小身上慢慢起來,“嘿嘿”一笑。

“阿離,你跑這么遠來找我定不是就為了蹭我這幾下吧?那我可虧大發了。”

“嘿嘿,還是阿小懂我,這次我恐怕要在阿小這里長住了呢。”莫離找了一處隨便坐下。

顧小小一愣,隨后問:“怎么了?師傅呢?放心你來我這兒?”

莫離拿起桌邊的水果咬了一口,才有些不清楚的說到:“小老頭前些日子就走了,說是有什么大事,具體我也不知道,不過他依然是放心你的,只是不放心我而已……”

顧小小一挑眉,表示贊同。

“不過小老頭臨走前讓我帶句話給阿小。”

“什么話?”師傅臨走前留下的話定不是隨便的問候。

莫離放下水果,看著顧小小嚴肅道:“梅林,竹佩,所尋人。”

顧小小一驚!梅林中,佩竹環玉佩,就是她要找的人嗎……

“哦,對了,小老頭說,等到了時機他會來找阿小你的,你就不要再去荒蕪廟了,那里也不過是我們兩年前偶然決定的住處而已,做不得數,你也別太重視。”

荒蕪廟,顧小小“傻了”以后被無緣無故送去的寺廟,正如其名,此廟荒蕪無人,有的不過是幾位看守的尼姑而已。不過,正是如此,顧小小遇見了師傅!

“嗯,我知道了,那你就暫住我這里吧。”

莫離站起身來看向顧小小,搖搖頭笑說:“錯!是長住。”說完便轉身向門外走去。

顧小小笑笑,也是無奈。

她走到窗邊,看著這熱鬧的街市沉思。

自己要找的人終于要遇見了嗎,這一個月她可是如何也見不到他。而今,她蕭曉答應的事也終于要向一半走去了。

敲門聲響起。

“進。”顧小小說道。

羽婍推門進屋,又關好門。

“羽婍,我們繼續吧。”

“嗯。”羽婍走到顧小小身邊坐下。

“據我們查到的消息可知,與公子有婚約的是皇帝的親弟弟南瑾,瑾王。瑾王終日不予朝政,在外沾花惹草,這些是全城的人都知道的,所以關于他我們還在調查當中……還有就是……”羽婍瞥了顧小小一眼,似乎想說什么卻又不好說。

心思縝密的顧小小自是察覺到了,“怎么了?你便說吧。”

“羽婍手下人查出,瑾王與顧府二小姐早有私情,而公子你的婚約是先皇所指,指婚是兩方都有交換信物,所以,若要解除婚約則需雙方同意并還回信物才可。”羽婍一直沒好意思說,因為顧小小突然說要查此事,她也不知道顧小小是否在意瑾王和自己姐姐一事,一時間她竟也不知如何抉擇。

“哦?”顧小小微微一挑眉,“早有私情,雙方同意,怪不得戚含煙急著找我,眼看婚事將近,瑾王那邊不用說也同意了,那不就剩我了嗎,怪不得,怪不得……”

羽婍一時也不知說什么好,從前她們從未在意過顧小小婚約一事,也不知顧小小是在意還是不在意,不過,女子被退婚看起來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好!”顧小小一收折扇,從桌邊站起身來,邪魅一笑,:“要退婚便從了他,不過,待其與顧倩成婚只時,只怕我是得送份大禮了……”

羽婍打了個冷戰,得罪了顧小小可沒好下場,這兩年她可見過不少她兇狠起來的樣子。不過對于顧小小完全不在意將被退婚一事羽婍還是有些驚訝,若是其他女子怕是早已哭哭啼啼了吧,而她在顧小小臉上卻只能看到玩味之意。

“咳咳,”顧小小咳了兩聲繼續道:“那羽婍,戚含煙呢,查出什么了?”

羽婍也回過神來:“公子,這個女人來歷似乎更不簡單,十九年前嫁進顧府,當時好像是尋找某個人,但那個人的身份我們查不明,甚至一點消息也沒有,就像顧府從未出現過這樣的人一般,之后,戚含煙就在顧府定居,與您父親在一起,近幾年與瑾王走的有些近,還有……她與皇帝見過幾次。”

“皇帝?”顧小小是有些驚訝到了,她從未聽過瑾王戚含煙單獨被皇帝召去,那只能說接觸都是私下的了,即是私下,那便沒那么簡單。

“羽婍,繼續查,那戚含煙的底子似乎比你查到的更深。”

“是。”

“再來,羽婍,你準備一下虞伊坊內院開門,這全城的人可等著呢。”

“嗯,那我去了。”

今天,虞伊坊內院正式開張,很多人都慕名而來,原本虞伊坊只有外院,專門賣一些精致的點心,這讓一個多月前才出現在南城的虞伊坊一下子就打響了招牌,而顧小小喜歡吃是因為那是自己的東西,放心又不花錢,所以若是二姨娘知道她買的是顧小小店里的東西,卻又用來討好顧小小,想想那畫面定少不了滑稽。

外院皆是吃食,那內院必然就是用的了。

半夜時分南城街道上還聚集著很多人,熱鬧非凡,其根本原因是虞伊坊。

虞伊坊的人打響子時的鐘聲,門外的人一個個都激動卻只能有續的進入,因為他們從不認為虞伊坊是好惹的主,有些宦官家的公子曾鬧過虞伊坊,之后竟主動跪在門口乞求原諒,這讓人有何等膽子敢小瞧虞伊坊,他們覺得這虞伊坊背后定是有大人物撐腰,殊不知,這背后不過是顧府中一個毫不起眼的“傻子”!

不一會兒眾人就進入了虞伊坊。

啪啪啪,羽婍站在樓閣上,手掌拍出幾個簡單的音節,下面喧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了,皆看向羽婍的方向。

羽婍看著眾人,稍稍緩了一下她平時嚴肅的臉色。

“今天我們內院開門,在此我很高興各位能夠光臨我們這家小店,主子說了,今夜定會給各位帶來驚喜,請各位靜心等候。”說完又恢復了她那張嚴肅的臉,往顧小小處走去。

進來的人都看得眼花繚亂,這里陳列著許多他們沒見過的珠寶,衣服上繡著他們沒見過的精美的花紋,就連許多大戶人家都不掩一臉驚嘆之色。

“公子。”

顧小小看著羽婍輕輕點頭,“嗯,行了,接下來就讓他們樂他們的去吧。”目的已然達到,虞伊坊的名聲也算打響,接下來只要平穩的經營就不會出任何問題,以后這就是她們在南和城里最光明正大的據點了。

“羽婍,你說,我該如何幫她完成愿望呢……”顧小小盯著熱鬧的人群又說道。

回答她的是一段長長的沉默,羽婍不知如何回答,因為她了解的也并不多,她只知道顧小小有著非完成不可的事,在這件事情結束前,她都不是她。不過,她羽婍發過誓,此生顧小小有任何需要她的地方她都在所不辭!

顧小小很煩悶,她曾答應過那個托付給她遺愿的顧小小,她一定會幫她,幫她的心上人度過人生中的死劫。

可是……南子玘的身份又怎是她方便觸及的。

南子玘,先皇最寵愛的妃子所生之子,也是先皇在世時最看中的皇子,對他的喜愛更是流露的毫不吝嗇,子憑母貴是深宮中的定則之一,可是南子玘的母妃體弱過世后,他的日子便逐漸不安穩了起來。

據顧小小所得的消息,南子玘在先皇大去后被此任皇帝封為安王,她猜測“安”之意應是安定安穩,說難聽點就是安分。想必,新皇對他還是深有忌憚。

不過……她該如何找他,如何幫他,何時幫他?顧小小很凌亂,但是,即是答應了“顧小小”她本人,她便一定要做到!然后她才能自由!

突然“嘣”的一聲巨響,所有人都往同一個地方看去,顧小小的思緒也被拉了過去。

“這是本姑娘看中的!敢跟我搶,哼!”一個粉色衣著,梳著鎏仙髻的姑娘拿著一根細簪傲慢的看著另一位坐在地上的姑娘,旁邊打翻了一地首飾。

顧小小微微皺眉,虞伊坊的首飾都是獨一無二的,弄壞了可不是那么容易彌補的,轉而她又輕笑,那位拿著簪子的大小姐不正是她家二姐姐嗎!不錯,不錯,顧小小心里默默嘀咕著。

來到虞伊坊的又能與顧家二小姐搶首飾的又怎是省油的燈?摔倒在地的女子怒氣沖天的站起身來,死死的瞪著顧倩,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下去,但出口卻不像顧倩那般刁蠻:“比簪乃我先擇之,不知顧二小姐此舉是為何意?”

“哦?慕容小姐先拿的?此簪明明是我先得的,慕容小姐如此扭曲事實當真不覺得羞恥!”顧倩說話句句帶刺,咄咄逼人,但令人驚訝的是那位慕容姑娘卻絲毫不為所動。

 

 

第三章:稍作懲戒

聽著顧倩的話她倒也不怒,語氣緩緩略有不經意的說道:“羞恥二字我慕容家尚且用不到,不過我看顧二小姐怕是缺得緊。簪子一事我便不與你計較,但是顧二小姐將我推倒在地又將做何解?毀了這一地好首飾又將如何?”慕容小姐輕拍了幾下身上的灰塵,看都沒看顧倩一眼詢問道。

在顧小小看來,這位姑娘比起顧倩倒是有頭腦有膽識多了,性子似乎也是自己所喜歡的那種,如有機會相識一番倒也不錯。

顧倩被她的話堵得一時語塞,不過馬上便回過神來,“我何時推你,慕容小姐莫要血口噴人!若慕容小姐真喜愛這簪子我送你便是!”

慕容小姐恍若未聞的轉身走開,而后悠悠的回了一句:“狗若咬我我不好咬回,那我讓狗的東西自也不會要她的回讓。”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切切私語起來,顧倩沒來得及回嘴慕容小姐就已經離開,這讓她好生沒面子,怒氣沖沖的就要轉身離開。

“顧二小姐且慢。”羽婍慢慢的從二樓樓梯下來,看著顧倩說道。

顧倩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心中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何事?”顧倩問道。

“莫怪在下說話直白,顧二小姐摔了我虞伊坊如此多的首飾,就這么離開了?”

顧倩神色一擰,皺起細眉道:“這些乃是剛剛離開的慕容小姐所為,與我何干?”

“我們只找事的禍首。”羽婍不緊不慢道。

顧倩一聽更為生氣了,羽婍的話分明就是贊同了剛剛慕容小姐的意思,說她推倒了慕容小姐,這讓她在眾人之下臉面何存!

“姑娘此話何意?”顧倩咬牙切齒。

“字面意思。”

顧倩看羽婍絲毫不給面子,舒了眉,看向羽婍輕笑道:“姑娘可知我是何人?”

羽婍輕瞥她一眼,說道:“顧府二小姐,皇妃的妹妹,瑾王的……預定王妃。”最后一個身份是顧小小的意思。

顧小小看著這場面輕笑,這下有意思了。

“你……你……你說什么!”顧倩大驚,她與瑾王的關系應該是沒有人知道的,為何……為何這虞伊坊的人會知道!這傳出去,她的名譽擱哪里!

顧府二小姐和三小姐的未婚夫有奸情,可謂是一個大消息啊。

“怎么?在下所說有誤?那在下深感抱歉,因為前幾日有幸看見顧二小姐和瑾王有說有笑好不親密的在戲館看戲,還以為……看來是在下魯莽了。”

羽婍這一說反倒解釋清楚了他們的真正關系,讓在此的眾人更加清楚、明白了。

“你!”顧倩被氣的不知如何作答,因為羽婍真的是越描越黑。

“好了,這是顧二小姐您的私人問題我們也不好過問(你已經過問完了啊喂!),請問這些被您弄壞了的首飾您準備如何處理?”

顧倩心里別提多憋屈了,可是,這虞伊坊想來也不簡單,萬一她還能倒騰出她的什么事兒來就不好了,“多少錢?”

“爽快,也不多,十二萬兩!”

嘩……眾人一陣唏噓,這是不多?

再看顧倩此刻的臉色,別提有多臭了。

“……好!本小姐明早便派人送來!”顧倩甩甩衣袖轉身快速離去,她現在一刻也不想在這兒多待!

顧小小展開折扇,掩面輕笑,“慕容小姐可曾出氣了?”

現在她旁邊的慕容小姐看著顧倩離去的身影道:“我本無意與此蠻人計較,不過公子既然出手,我慕容琉紫便在此謝過了。”

“慕容小姐不必客氣。”

“既然如此琉紫就先回了,改日再請公子喝茶。”

“不送。”

慕容琉紫轉身離開,正巧遇到向顧小小走來的羽婍,輕輕福了福身:“多謝。”

羽婍點了點頭算是回禮。

顧小小看著羽婍,笑道:“我記得我說的可是十萬兩啊。”那些首飾成本并不高,重要的都是做工,所以說十萬兩已經高處它們的出售價總合了,誰知羽婍還多加了兩萬兩。

羽婍看著顧小小,“這些年來顧家如何對待小小的我們都看在眼里,這兩萬兩權當顧家補貼給小小的零花錢吧,另外也算是對她的一點教訓。”

顧小小聽著心里一暖,羽婍可不經常以這種姐姐的姿態這樣叫她呢。

兩萬兩,這零花錢還真是不少呢……

“羽婍,差不多了。”顧小小看著樓下買東西的眾人說。

“嗯。”羽婍應道。

啪啪啪,又是幾個巴掌的聲音在二樓響起,聲音不大,但卻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樓下人都停止了喧鬧看向二樓的羽婍。

“各位,我們公子說好的驚喜現在給大家兌現。”

說著讓一位姑娘端著一個大托盤向眾人面前走去,里面陳列的是各種各樣的銘牌,不同的顏色,不同的花紋,看起來精致極了。

眾人不知此為何意,皆露疑惑之色。

“今夜的出售就到此結束,你們每個人可以根據你們今夜的消費金額到那位姑娘那里拿到相應的銘牌,以后各位拿著此銘牌來我虞伊坊買東西我們會給予優惠,當然,銘牌的樣式決定了它的優惠程度,此外,持銘牌者皆有一次在我虞伊坊訂制物品的機會,只收材料價,其他情況,哪怕再多金錢我虞伊坊也不會有訂制這一機會。”

此話一出很多人都驚訝不已,就虞伊坊的手工來看,只要有圖紙他們必然都做的出來,并且只收原材料的錢,這可不是小優惠了,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虞伊坊賺錢靠的就是手上功夫。至于銘牌優惠,一些大戶人家倒無所謂,像是那些不算太富裕的人家還是開心的很的。而顧倩的離開倒是虧了,還得賠那么一大筆錢。

“如此,各位今夜就請回吧,歡迎各位下次再親臨本小店。”

“那便多謝姑娘了,也請姑娘代我們謝謝貴公子,告辭。”

“告辭……”眾人齊聲道。

羽婍點點頭看著眾人離開,轉而向屋內走去。

顧小小已經離開虞伊坊了。

隔日。

果然,她顧二小姐還是挺講信用的,第二天一大早便叫人把銀子送了過來,而羽婍在派人清點銀兩的時候顧倩正在家里挨罵。

“敗家女!我剛回來給我丟人!”為首罵顧倩的正是顧小小幾年未見的爹,顧淮明。

“爹,女兒……女兒也不知道為何虞伊坊的人會知道啊……”顧倩梨花帶雨的模樣好生讓人心疼。

顧淮明沉思,看來那虞伊坊果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燈,昨夜之舉也意味著絕不可能和他們成為朋友,看來得派人好好調查一番了。

二夫人戚含煙看顧淮明不說話,又看這女兒跪在地的模樣甚是可憐,不忍心道:“老爺何不讓倩兒起來說話,這一直跪著也不是個事兒啊,當務之急是把流言壓下來,讓瑾王盡快迎娶倩兒。”

戚含煙這番話不僅是替顧倩說話,更是提點顧淮明,你二女兒不小了,該嫁了。

“唉!”顧淮明一聲嘆,“罷了,罷了,讓人趕緊先將流言壓壓吧,至于嫁入瑾王府……還得看小小,可是她現在的模樣……”

“無礙,小小已經說過不嫁瑾王了。”坐在一旁的大夫人說話了。其實她一直都在這兒,只是之前談論顧倩的事兒她不好插話罷了。

顧淮明和戚含煙都齊齊看向大夫人,顧淮明還有些驚訝和疑惑,而戚含煙則是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樣。

“夫人所說當真?”顧淮明問。

“自然無假。”

“小小是怎知此事的?”這是顧淮明疑惑的地方,若說兩年前顧小小知道并不奇怪,因為訂婚一事是全城皆知的,而之后顧小小便成了這般模樣,也沒有人再提起過此事,按理說應該不知道此事了才對。

大夫人端起手邊的茶杯,說道:“我不曾與小小說過,怕是有人急不可耐跟小小提了吧。”

話落,顧淮明瞪向戚含煙,戚含煙表情一僵。

“罷了,既然小小都無所謂瑾王妃之位,我又能說什么,倩兒若與瑾王關系甚好便趕緊擇日成婚吧,流言終是壓制不完全的,壞了倩兒名聲就不好了。”

聞言顧淮明也未說什么了,戚含煙也放心了,謝了大夫人幾句便帶著顧倩離開了。

其實顧淮明沒有多喜愛他的原配夫人,也就是大夫人,若說喜愛似乎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之所以還給她一些面子,不過是她身后還有個白家而已。

白家代代為將,好幾位兒女更是開國功臣,當初顧淮明與白婉(大夫人)也算聊的來,后來得知白婉竟是白家女兒,于是便毫不猶豫的提親娶了她。不過男人少不了三妻四妾,時間久了便對白婉漸漸沒了初識的感覺,于是便有了戚含煙。

不過大夫人現在也無所謂了,她現在的任務便是好好照顧顧小小,這是她的使命,必須圓滿完成。至于那位瑾王,大夫人也覺得不適合顧小小,因為他聽說瑾王的府中可有著一位側妃和好幾位侍妾,而就顧小小如今的模樣來看,進去了怕也只有被欺負的份,這樣的婚事退了也罷。

果然,顧淮明和戚含煙下手極快,下午皇帝的圣旨便送到顧府來了。

 

 

第四章:三道圣旨

顧家老少一個個都跪在地上聽公公宣讀圣旨,顧小小自然也在其中。

“奉天承運,皇帝昭曰,顧府三小姐因身體不適,多年未愈,自認不能擔任瑾王妃之位,故愿解除婚約,瑾王見顧府三小姐如此深明大義亦同意退婚,雙方換回信物,從今日起,瑾王與顧府三小姐再無約束。欽此。”

顧小小上前去接下公公手上的圣旨看都沒看便遞給了大夫人。

眾人皆準備起身,誰知公公又拿起一道圣旨,不過眾人都心知肚明,沒有任何驚訝,于是又都跪了下去。顧小小不用想也知道,這道圣旨一定是給顧倩和瑾王指婚的。果不其然,她猜對了。

顧父和二夫人以及顧倩都面露喜色,瑾王對于他們來說都是一座不小的靠山。

顧倩扶著顧父和夫人準備站起身來,顧小小也扶著大夫人欲起身,“慢著。”公公說道。

說完又從袖口中取出一道圣旨,眾人都大驚,一日之內顧府接到三道圣旨,這傳出去也是一大奇聞了,顧小小只能無奈的再度跪下,心里咆哮著就不能一次性拿完?他不累她可累了!

她不知道的是,這道圣旨竟是給她的……

圣旨宣讀完畢,顧小小走在回房的路上,手里握著那最后一道圣旨,臉上有驚訝,不解,憂愁等各種色彩。

她不知道這世間是否有神明,即使在前世她不求神,但她也從來不會否認神論,如若有神明是不是就一定有命中注定呢?不過不論有沒有神明,她相信有些事一定是命中注定的,就如這道圣旨一樣,直接把她送到了她要尋找的人身邊。顧小小與安王南子玘年后擇日成婚,圣旨里是如此寫的。

顧小小也不知這樣是好還是不好,糾結無比。她答應原來的顧小小要幫南子玘渡劫,但卻不至于嫁給他吧?可是嫁進去了幫他不是更方便?但是渡完劫她的身份又怎方便離開?倒不是她跑不了,只是拖著一個王妃的身份跑起來太過麻煩了,不可能毫無后顧之憂,這樣一來她還怎么過自己向往的悠閑的日子?

煩煩煩!顧小小進了房間把圣旨隨處一丟,爬到床上睡覺去了,今天的事兒太多了,她想她必須得緩緩。

顧小小剛閉上眼睛,房間一陣輕風拂過,輕到不易被察覺,顧小小沒有睜眼,“羽婍,來了就別光站著了,坐下說吧。”顧小小仍保持她趴睡著的姿勢說道。

羽婍微微一愣,然后搖搖頭,她來時的動靜已經很小很小了,看她在睡覺便在一旁站著沒做聲,沒想到還是被她發現了,這些年她總是睡得如此淺。

顧小小睜開眼慢慢坐起身來走向羽婍,邊走還不忘整理一下自己略有些凌亂的衣衫。

羽婍坐在桌邊看著顧小小說:“我們所查到的有關南子玘的消息似乎很表面,幾乎都是一些普通人都能打聽到的事。”

“那便說說吧,這兩年我也沒太關心,普通人都知道的事我也未必知道,你且說來我聽聽。”這些年顧小小只專心于跟師傅學習,有關南子玘的事兒她倒一點兒也沒查,想著好歹是個王爺,既然活了這些年那么也不差她出門歷練的這兩年了。

“南子玘為安王,先皇在世后兩年間突發惡疾,身體一直不好,所以新皇登基后直到現在他也未上過朝,平時也不出門,說是在家修養,我之前有派人潛入安王府查探,但回來的消息是安王府戒備森嚴,滴水不漏,根本進不去,所以,由此我們懷疑安王這個人很不簡單。”羽婍娓娓道來。

“嗯……他從小受先皇寵愛,難免遭人嫉妒,皇宮中又有多少善類?我猜他那所謂的疾病怕是給人害的吧,如此,他若還不有所防范,如今怕也沒有這個安王府了。”深宮,那是她顧小小最不想牽扯的地方,可如今似乎還是踩到了紅線。

“還有其他的嗎?”

“還有就是,南子玘曾娶過兩位王妃,都是進門不過三日便……”羽婍欲言又止。

“死了是吧,都是怎么死的。”顧小小端起茶杯隨意問道。

其實顧小小并不驚訝,南子玘也不小,沒娶過妃子才奇怪,不過娶了就死倒也新鮮,不知是出自他本人之手還是假他人之手。

“兩人都是落河。”

“哦?倒是有趣。”這死法一樣不是很明顯都是沖著南子玘去的嗎!安王克妻,或者安王謀殺妻子,由于身份且證據不足不好懲治,這些都是可以往他身上叩的屎盆子。

“羽婍,你說我去了會不會也落河?”顧小小笑瞇瞇的問。

“……”她當如何作答?最好是不要啊。

顧小小見她不語也沒糾結于此了,說:“這安王妃的位置似乎挺有趣啊,羽婍,我們不會無聊了。”

“……”追求就這么點兒?不是說好了是去渡劫的嗎?

顧小小似乎也看出來羽婍在想什么了,“渡劫哪是我想渡便能渡的?我哪里知道他什么時候有劫,劫是什么,況且我也還不知道怎樣幫他渡呢,就先坐著他安王妃的位置吧,至于其他的災啊難啊的,我自問還是可以自保的,不用擔心。”說完她還不忘擺擺手。

其實羽婍哪里是擔心她會出事啊,顧小小的身手她自問都不如,一般人又怎能傷她?她擔心的是安王府有些過于神秘,誰都不了解它。事物往往是你了解的越少就越危險啊。

顧小小也知道,但是沒辦法,就如羽婍所說,安王府戒備森嚴,她如何找他,她連找都找不到他,又如何幫他渡劫完成約定,所以她必須入虎穴,即使她對虎穴一無所知。

羽婍曾經問過她,這樣的約定不履行應該也沒什么大礙吧,但是,她又怎是那種言而無信之人?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她也根本逃不掉,“顧小小”離去時在她肩上畫了一道印記,呈梅花狀,雖然潛在皮膚里不易看見,但顧小小感覺得到,它埋在她皮膚里,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一樣危險。

她也不是怕死,反之來說,她根本就不懼怕生死,只是得來一次重生的機會她就想好好活著而已。她前世從小便生活在黑暗組織里,后來邂逅許笙為他洗白了自己,而得到的結果卻令她痛徹心扉。而在這里,她沒有各種任務,沒有許笙,她想平靜的感受一下前生從未體會過的名叫“幸福”的東西。

“好了,羽婍你也不必太擔心我,還有好幾月才過年,我跟他的婚事也是年后的事,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調查,你現在就別太操心了,有時間多陪陪小家伙。”羽婍聽完心口一震,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然后點點頭離開了。

顧小小看著羽婍離開的窗口輕輕搖了搖頭,羽婍似乎有些把她看得太重了。

“小小,小小睡了嗎?”羽婍離開不久大夫人就來了。

顧小小走去門口開門,打開門就睡眼惺忪的沖著大夫人發牢騷:“娘親怎么來了,小小才剛睡著……”說完還不忘打了個哈欠。

大夫人一聽倒有些內疚之色了:“吵到小小睡覺了啊,那小小繼續睡吧,我晚些再來。”

“沒事沒事,”顧小小在自己臉上使勁拍了幾巴掌,道:“現在沒瞌睡了!娘親進來吧。”

大夫人看著小小的舉動心里一暖,在顧小小臉上輕撫了兩下:“可別把這精致的小臉蛋給打壞了。”

顧小小關了門,兩人齊步向屋內走去,顧小小揉了揉自己的臉蛋,心中微微吐槽,反正這臉也是假的。

“娘親怎么突然來找小小啦,是不是帶花糖來了?”顧小小沖著大夫人有些傻傻的笑到。

大夫人輕輕敲了敲顧小小的頭:“就知道吃。”

顧小小嘿嘿一笑。

大夫人嘆了一口氣,說道:“先前下旨,我看小小回來時有些心情不好,便過來看看。”

原來,是擔心自己呢。

“還好。”其實顧小小那是只是太震驚了一時傻住了而已,她沒想到自己被指給了南子玘。

“當真無事?”大夫人不大相信,之前顧小小還吵著不要嫁人,現在就坦然接受了?

“因為小小知道,小小遲早都是要嫁人的,躲得過這次躲不過下次,不能天天陪娘親,不能天天待在家。”

“那小小知道那位安王是何人嗎?”

“是位王爺!不過小小未曾見過?人是不是很好?”顧小小天真的說道。

大夫人走到顧小小身邊摟住她,沒再言語。顧小小見此也反摟住大夫人,這個懷抱很溫暖。

屋內靜悄悄的,大夫人也不知說什么好了,剛退婚約又來一旨,她知道,這次是無論如何也推不掉的了。

她聽說過安王,見過他的人少之又少,因為前兩位王妃都落河而死,很多人都傳安王克妻,不過礙于皇家顏面不敢搬到臺面上來說而已,但是誰人不是心知肚明。所以大夫人擔心,怕顧小小嫁過去也……此時大夫人才察覺到自己多么無力,她總是照顧不好小小。

而顧小小明白大夫人的憂心,但她不能言明,她只需要用時間證明她可以在安王府活的好好的!

漸漸的她享受著這懷抱里的溫暖,又淺淺的閉上了眼睛。

 

 

第五章:大會準備

消息傳播最快的工具就是人的那一張嘴。

很快,顧府三道圣旨的事就傳遍了大街小巷,當然,也包括顧家三小姐退婚再嫁的消息。

人的嘴除了是傳播最快的工具外,同時也是扭曲事實最可怕的工具!

顧小小退婚一事明明是雙方同意才決定的,而傳到人們嘴里就變成了顧小小癡傻配不上瑾王,瑾王宅心仁厚,退婚后多方為顧小小著想,故請求皇上將她許配于安王。

真是宅心仁厚啊!顧小小走在街邊聽著人們的閑言碎語,不禁淺笑,更值得你們議論的“佳話”還在后面呢。

顧府。

“三妹妹這是去了哪兒?”顧倩走到顧小小身前巡視似的問。

顧小小看著她,怯怯的說:“小小……小小……”

顧倩看顧小小吞吞吐吐的便覺著有古怪:“干什么去了?不說我可告訴大夫人去了!”

“啊……別別別,小小說,說!”顧小小一邊拉住欲走的顧倩,一邊慢慢的從后面掏出一個小荷包,雙手捧上,臉上一萬個不情愿,“諾,二姐姐看……”

額……

“就這個你就躲躲藏藏的?”顧倩不相信。

“噓……小聲點兒,”顧小小把手里的花糖小心的收好,“這可是小小偷偷跑出去買的呢,娘親都不讓小小出去……”

顧倩真是不知說什么好了,她竟傻乎乎的跟一個傻子在這兒說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指望找到她的什么把柄?她真是瘋了才這樣,瑾王殿下已經是她的了!她哼了一聲轉身準備離去。

顧小小轉身向背對顧倩的方向準備離開,嘴里還嘀咕著:“哼!就不許我出門,就許二姐姐跟瑾王殿下出門,還一起去……”

“你……你說什么!”顧倩一聽顧小小的嘀咕聲立馬就停住了腳步轉身跑到顧小小前面死死的盯著她。

顧小小抬頭看向她,一點兒也不懼怕她,反而一副天真的模樣說道:“本來就是嘛,都不讓小小出門,二姐姐就可以!而且還可以跟瑾王殿下一起去瑾王府里玩兒!玩兒了好久好久呢!小小一直想在門外等二姐姐一起回來也沒等到人!”說話的語氣倒有些賭氣的意味。

顧倩一聽面色一紅,似是怒又像羞,口齒都有些不清了:“你……你沒事在那待著干什么!偷偷出門,小心我告訴大夫人!”

“那我就告訴爹爹你也出門玩兒了!還去了瑾王府!雖然我知道你和瑾王殿下要成親了,但是小小也聽別人說嘍,沒出嫁的小姐還是不能獨自去未來夫家的,對名譽不好!嗯,我就是這么聽說的!”顧小小就跟小孩子吵架一樣撅著小嘴看著她,倒沒有一點兒相讓的意思。

顧倩冷哼一聲,拂袖離開:“我不會說你,你也最好給我閉上你的那張嘴!”

“那是自然。”顧小小輕輕道。

那一瞬間顧倩感覺顧小小似乎是有意的,心里一種無法言表的感覺油然而生,不過她很快就否決了自己的感覺,一個傻子能掀起什么浪!

顧小小自然也注意到了顧倩那一瞬間的疑惑,不做表情轉身離去。事實證明,小看顧小小絕對是有她苦頭吃的。

顧小小回到房里,從一個小木盒里拿出一個小紙包。

“羽婍。”她輕呼。

“回主子,羽婍大人有事去了,讓我來聽從您的吩咐,屬下追羽。”顧小小有些意外,羽婍到現在還沒有突然離開過她,此番離開怕是有什么事。

“羽婍做什么去了?”

“回主子,屬下不知。”

也是,羽婍沒跟自己說的事又怎會告知其他人,“好了我知道了。”

“主子有什么吩咐?”追羽問道。

“把這個想辦法讓顧倩服下去,”說著把手上的紙包遞給追羽,“不準有任何失誤。”顧小小嚴肅的說。

“是,主子!”

顧小小靠在窗邊,心情尚好。她自問,自己從不是個心慈人善的人,她豎起身上的刺,不過就是想要保護好自己以及自己身邊的人罷了,雖然她對南瑾無意,但解除婚約前顧倩就與瑾王懷有私情,那便是對她的冒犯,她,定不客氣!

顧小小人生定則之其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返之。

翌日一早。

顧府上下都坐在正堂里,似是有什么大事要談。

“娘親,有什么事情嗎?”顧小小的附在大夫人耳邊小聲說道。

“和小小無關,小小且聽著就是,累了也可以回房。”

“哦。”不過顧小小還是好奇。

顧淮明看著一堂眾人,轉而把眼光定格在顧倩一個人身上:“倩兒,繁花會你可準備好了?”

“女兒已準備妥當,此次定努力奪下魁首!”

聽完后顧淮明心情大好,連聲大笑,把請柬遞給了顧倩。

顧小小也明白些了,繁花會是南和城每年一次的名門聚會,來者皆為名門望族,其中還不乏一些皇宮貴族,是眾才子才女們的聚集之日,許多姑娘公子還能在此會上擇到良人。

顧小小心中微微吐槽,不過是變相的相親大會罷了,怪不得跟她沒關系,她一個傻子一樣的人物又怎么出席此等才人才能出席的場所呢。

不過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顧淮明竟把目光轉向了顧小小,說:“倩兒,此次你便把小小也帶上吧。”

顧小小略有些驚訝,不怕她丟面子?

而顧倩則是震驚,為什么她要帶一個慫包,帶去了還不給那些人笑死?她可不愿意!

顧倩正欲反駁,有道聲音倒在她之前。

“爹爹,小小不去。”顧小小說。

“哦?為何?”顧父疑惑。

“就是不想。”

顧父無奈,顧小小不想去就算了,他該說的說了,傳出去別人也總不會說他偏心了:“罷了,你不愿便算了吧。”

顧小小應了一聲,顧倩也把剛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其實她顧小小不去也不是不想去,對于從未參加過的她也是想看看一幫女人是如何搶風頭的,光想想就甚是有趣。只是她若想去又怎需要跟著顧倩當跟班,請柬什么的她虞伊坊也必是有一份的。

顧小小猜的不錯,請柬她虞伊坊的確有一份。

而顧父此舉也不過是走個形式,顧小小今年剛從寺廟里回來,癡傻已成定局,既然她已經到了年齡參加此次大會又怎么能讓別人覺得他顧淮明偏心呢?這樣做只會影響他顧府的聲譽。不過這些顧小小自然也是能猜出來半分的。

早上的家庭會議的重要內容已然結束,顧小小打著幾個哈欠就先回了自己的閨房。

好事即將上演,而且,上演的地點就在繁花會,顧倩迫不及待了,她也是。

而此時一臉喜色的顧倩卻不知,好戲在后面等著她呢。

日子過得很快,繁花會的日子轉眼間便到了。

幽月閣內。

“滾!這就是你們拿給我的衣服?存心想讓我在繁花會上丟人是吧!”顧倩對著丫鬟大吼,時不時還打上兩巴掌。

“倩兒,可準備妥當了?”二夫人戚含煙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戚含煙見里面沒有人回答,推門而入:“娘進來了。”

打開門的戚含煙整個人都驚呆了……杯盤狼藉。整個屋子里全是衣服,別提有多亂了,里屋里還時不時傳來顧倩的怒吼聲,戚含煙皺眉,這哪兒還有一點兒大家閨秀的樣子,這讓老爺看到還了得!

戚含煙起步向里屋走去。

“倩兒你這是在做什么?”戚含煙問。

顧倩見母親來了,立刻改了臉色:“娘,您怎么來了?”

戚含煙冷哼:“我不來你還不造反了?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要讓你爹知道,你還指望去繁花會?”

顧倩趕忙跑到戚含煙身邊,搖起她的胳膊:“娘,女兒正是因為今天就要繁花會了才生氣的呀,你看,女兒連一件能穿出去的衣服都沒有!”

戚含煙倒不知怎么說她好了,“前幾日不是說可以在虞伊坊訂制嗎?怎么就沒衣服了?”

不說虞伊坊倒還好,一說顧倩就來氣,“前幾日我聽聞幾位姐妹說虞伊坊能訂制衣服,并且極為好看,但是她們說得有什么銘牌虞伊坊才幫訂制,女兒便想著回頭多用些銀子補上別人銘牌優惠的銀子,娘,你說女兒這樣做有理嗎?”

戚含煙點點頭:“倒是在理,然后呢?怎么就不成了?”

“哼!女兒派人去訂制衣服,她虞伊坊的人說無銘牌就不讓訂制,再多的銀子都不行,還說……還說……”

“說什么?”

“說……女兒無理取鬧,沒有教養……嗚嗚……”說著說著顧倩還抽噎起來了。

自然,這后面一句是顧倩自己加上去的,添油加醋可是訴苦時的必用招數。

“這虞伊坊坊主到底是什么人,不到一月便在南和城站住腳,還敢任由手下人公然罵你,倩兒,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了?”不然別人沒理由只和顧倩作對,自己的女兒的脾氣她還是知道些的。

聞言顧倩面不改色心不跳,“女兒哪兒能得罪虞伊坊啊……”

“算了,這件事先放放,你且快些梳洗,找件素雅些的衣服,不必弄得花枝招展,只要你與她人不同那你就是最特別的,可知道?”

“嗯。”聞言顧倩乖巧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不多說了,你快些吧,瑾王說要來顧府與你一同前往。”

“殿下要來!”顧倩立即喜笑顏開。

“別跟個瘋女人一樣,有時候要動些腦子,男人的院墻里可不只你一人!”戚含煙的話有些警告的意味。

“女兒懂了。”

 

《紅顏九夢》已經完結,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

與“紅顏九夢”相關文摘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 奕乐贵州麻将下载 2019年烫发流行款图女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版走势图 何仙姑中特网四肖中特 如何做网上私人彩票网站 北京11选5过滤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时间 正版平特一肖13911om 21点为什么又叫黑杰克 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 国标麻将13张下载 久久发平特网 极速飞艇计划 打二人麻将有什么诀窍 饶平特产山枣糕 小财神彩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