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紀先生,輕輕寵在線閱讀-紀先生,輕輕寵免費章節

紀先生,輕輕寵

時間:作者:29913主角:

紀先生,輕輕寵在線閱讀最新章節,紀先生,輕輕寵精彩章節免費試讀:“我的女朋友跑了,那就用你來代替。” 紀先生說的代替是什么意思呢?暖床,做飯?貼身秘書?” 一場陰差陽錯的車禍,兩個本該毫無牽連的人緊緊相連。 我紀寒的女人,可不僅僅會這些。” 不過林沐晴可不是普通女人。 既然紀大少有一萬種方式讓她求饒,那她自然也要使出十八般武藝。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抵不過乖乖做他的小女人最為省心。...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紀先生,輕輕寵免費在線閱讀

第30章 保持距離

  也不知道是誰報的信兒,紅頂的總經理聞訊匆匆趕來,見到紀寒目光的方向,又見紀寒緊緊護在懷里,看不清面貌的姑娘,便聰明的保持距離,并沒有湊得太近。

  低聲說:“紀總,這是麗尚的副總,張悅翔。”

  紀寒目光凜冽,細長而分明的手指卻在一下一下的揉著林沐晴的后腦,力道適度,讓她放松。

  他也摸的很舒服,軟軟的發絲印在他的手心,很是舒心。

  橫著眼光,“我都不知道,麗尚一直是這么談生意的。”紀寒嗓音沉冷道。

  “紀…紀總,是誤會會”李楠顫聲道。

  “逼得我的人從洗手間的通風口逃出來,誤會?”紀寒感覺到懷里的人掙了掙,顯然是被他那句“我的人”給驚訝到了。

  “我的人”讓人聽得像極了是他的女朋友的意思,而不是說是他的秘書什么的。

  紀寒瞇著眼,緊了緊懷里的力道,把她抱好了,低聲警告,“別鬧,聽話。

  第二天,林沐晴早早的就來了公司,一身黑色職業裝,坐在座位上,腦袋里亂哄哄的,還在想著昨天下午的事情。

  想紀寒濃重的故意,醇厚的嗓音,撩人的話語……

  “沐晴,你來了。”魏小然經過,笑著看著林沐晴打招呼,打斷了林沐晴的亂想。

  沐晴淡淡的回了一句,沒有多說什么。

  魏小然做了幫兇且無自覺,在她看來林沐晴既沒有少一根頭發又沒有吃虧,那有什么可委屈的。

  林沐晴看她人不壞,就是三觀和自己不合,也不和她多說,淡淡的打了招呼。

  看到魏小然的時候,林沐晴就想到了公關部經理――李楠。

  昨天走的急,由于張悅翔的格外突出,竟然忘記了收拾李楠。

  這還有一個漏網之魚。

  “叮鈴鈴……”電話突然響起,林沐晴趕緊拿起電話筒。

  “喂,你好。”

  “拿一份上個月的財務報表進來。”紀寒清冷的嗓音從話筒傳過來,卻讓林沐晴聽得心肝一顫。

  林沐晴拿著報表擰開門,把報表遞給了紀寒。

  手收回的時候指尖還在忍不住的顫。

  “昨天誰帶你去的酒局?”紀寒抬起頭,掃了林沐晴一眼。

  “公關部的李經理。”林沐晴有些不知所謂的看著紀寒。

  紀寒翻看著手里的報表,吩咐林沐晴把李楠叫過來。

  李楠進門的時候手里都是虛汗,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公司二十六層――總裁專屬樓層。

  之前見總裁一般都是周一例會上遙遙的看上一眼,即使紀寒因為公司的事物發飆生氣,他也可以眼觀鼻,鼻觀口的安生的混水摸魚。

  紀寒抬了抬頭看到額頭不停的冒虛汗的男人,涼薄的開口,“李經理對咱們公司的業績真是十分的上心呢。”

  紀寒把手中的報表合起來,挺直身子,直視著李楠,眼神晦暗不清,讓李楠腿一軟,凌冽的眼刀令人生畏。

  不過李楠心里素質還算不錯,鎮靜下來后兀自坐好,抿著唇沒說話。

  “借人借到我這里來了。”

  原本紀寒的辦公室就是極簡的黑白色性冷淡搭配,加之紀寒涼薄的聲音,周圍的空氣仿佛直接凝結了。

  用袖口摸了一下額頭的汗水,李楠顫抖著聲音說:“總…總裁,這是個誤會。”

第31章 對她不利

  聽到李楠的回答,紀寒臉色黑的厲害。

  “誤會?誤會讓你把我的助理往別人床上送是吧,什么時候我們公司流行這一套我居然不知道!我看在你眼里我還不如一個張悅翔是吧?”

  “誰讓你這么做的!我知道憑張悅翔做不到這一步,有心無膽,他不至于犯我頭上來。”紀寒嚴厲的出聲,字字仿佛都帶著刀子。

  “沒沒有啊,總裁。”李楠的嘴巴都不聽使喚了,結巴半天才說出來一句完整的話。

  林沐晴聽到紀寒的問題也是一驚,這……難道還有人對她不利嗎?故意設套給她。

  “林沐晴,你先出去。”紀寒把林沐晴攆出了辦公室。

  剛出辦公室,就聽到屋里傳來一句痛苦的哀嚎,林沐晴聽到猛地一縮脖子。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林沐晴搖了搖頭,撇著嘴說。

  屋內,“是誰?我在最后問你一遍?”紀寒冷著聲音,鷹隼般的眸子盯著李楠。

  猶豫了好久,李楠思前想后,還是開了口:“是……是戴小姐她……啊!”沒等他說完,紀寒就一腳踹到了男人軟乎乎都是油脂的肚子上。

  李楠縮著身子,在地上打滾。

  “別嫌我動粗,在我這里背叛比死還令人生厭。”抽出一根煙掛在嘴上,一邊點煙,吐出一口氣,“做得起就得承擔得起,那些事她跟你怎么說的。”

  “她說只要讓我把人帶進紅頂預訂好的房間,其他的我不用管。”李楠蜷縮著身子,整個人成了鵪鶉。

  “去人事部領了薪水,外加醫藥費。要請律師我可以給你提供,沒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紀寒不耐煩的扭了扭領口,語氣像是含了冰。

  連滾帶爬的,李楠出來總裁辦公室,沒有被開除的憤怒,反倒有一股劫后余生的慶幸感。

  看著李楠離去的背影,紀寒吞吐著白煙,陷入沉思。

  下午六點,桌面上的“釘釘”準時響起。

  林沐晴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吃飯,但是卻被紀寒叫住。

  “林沐晴,今天你陪我回去。”指名道姓,紀寒把手里的包扔給林沐晴,轉身就朝著電梯的方向走去。

  為什么要跟他回去啊!

  這都下班了,還壓榨她時間。

  “憑什么啊,我都下班了。”林沐晴瞪大眼,說的理直氣壯。

  “你忘了你的一年期限了?”紀寒壓低身子,一張臉突然出現在林沐晴面前。

  突然放大的五官并不顯得突兀,反而更精致了。

  一個男人竟然可以長這么精致的五官!

  林沐晴不羨慕是假的。

  “沒有。”林沐晴有些喪氣的開口。

  紀寒私人公寓前。

  林沐晴巴巴的跟在紀寒身后,努力的跟上他的步伐。

  正當紀寒準備按下密碼的時候,門卻自己開了。

  一個人出現在玄關處,看到戴小晴的紀寒的臉立刻沉了下來,額角隱隱有青筋爆出。

  “出去!”這嚴厲的話語,讓剛剛跑到紀寒身后的林沐晴一驚。

  她嚇了一跳,怎么剛來就讓自己出去?林沐晴疑惑的看向紀寒的家門。

  原來如此,林沐晴看著紀寒不悅的臉色,暗自咋舌。

  聽到紀寒的話,戴小晴噘著嘴,立馬紅了眼眶。

  “紀寒……我……是紀叔叔讓我來的。”

紀先生,輕輕寵已經全部完結,需要查看全部閱讀的朋友只需關注回復書本名稱即可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