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葉先生,你我皆錯愛在線閱讀-葉先生,你我皆錯愛免費章節

葉先生,你我皆錯愛

時間:作者:29916主角:

葉先生,你我皆錯愛在線閱讀最新章節,葉先生,你我皆錯愛精彩章節免費試讀:沈溪為救養父,用自己的婚姻換錢,卻被曝出香艷視頻,在萬人唾罵中,她想起了那個男人的話:訂婚宴上我送你一份大禮。 這就是你的大禮嗎,葉林深?我還真是……謝謝你全家!...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葉先生,你我皆錯愛免費在線閱讀

第30章 吃醋

  做葉林深的情人,其實很輕松,除開他的“召喚”,平時自己的時間相對自由,并不是被囚禁在金絲籠里的鳥兒。

  因此,沈溪在拿到那一筆錢后,立馬趕去了她爸爸所在的醫院。

  看著憔悴了一大圈的父母后,沈溪的眼眶不由自主的紅了,她輕輕喊道:“媽,你怎么站在窗口吹風呢,外面風大,著涼了怎么辦。”

  顧柔驚喜的回過頭,迎了上去,“小溪,你來啦。我剛剛還在想,你什么時候來,沒想到你就來了。”

  “媽,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擔心了。”沈溪連忙將她拉著,按到了凳子上,看了一眼渾身擦著管子還沒醒過來的李月輝,擔憂的問道:“爸爸怎么樣了?”

  提起這個顧柔就忍不住嘆氣,細細的眉毛蹙起,“哎,還是老樣子,醫生剛剛又來問我們了,我說再等等。”

  沈溪淺淺一笑,安慰她,“媽,你在這里等我,我去把手術費交了,讓醫院盡快安排給爸爸換腎。”

  “等下,小溪!”

  顧柔嚴肅的望著她,“換腎本身就需要一大筆費用,再加上后期觀察排異,以及各種藥費,總共下來需要幾百萬。小溪,你老實告訴我,你怎么會突然有這么多錢?”

  沈溪心里一慌,害怕露餡,死死掐了一把大腿,她頂著巨大的壓力,不在乎的一笑。

  “媽媽,你想多了啦,這些錢都是光明正大來的,可以放心用。其實,我回到沈家后,沈……爸爸給了我一套房子,我當時一直沒要,前段時間找到他,又要了回來,這里才轉手賣掉。”

  “那就好,我真怕你做傻事。”顧柔松了一口氣,面上也喜悅了很多。

  “只是辛苦你了,傻丫頭,為了月輝的病,你竟然把房子都賣掉了,我們實在過意不去。”

  沈溪聽得心里一酸,蹲下身抱住了顧柔的腰,難得的撒嬌。

  “媽媽,你這么說就是不把我當女兒咯?我們都是一家人,說這些干什么!房子放在那里不去住,也沒有什么價值,怎么能比得上活人。只要能救爸爸,賣什么我都愿意。”

  包括身體!

  顧柔摸摸她的頭發,慈愛的說道:“媽媽知道,只是太辛苦你了。”

  “不辛苦,我去交錢了,一會回來陪您聊天。”

  沈溪找到主治醫生問明情況后,立馬把錢交了,拜托他們只要有合適的腎源,就立刻安排手術。

  回到病房又陪顧柔聊了一會天后,她便離開了醫院,回到別墅。

  別墅空蕩蕩的,葉林深還沒回來,沈溪正想給林輕語打個電話,卻接到一個讓她十分意外的電話。

  “沈溪,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跟你聊聊。”

  聽到白靖崎那溫潤好聽的聲音,沈溪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淡淡的“嗯”了一聲。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一會,才再度傳來聲音,“你現在好嗎?”

  沈溪默默的在心里苦笑,怎么可能好,然而這其中的牽扯,又怎么好跟別人說。

  她牽強一笑,回他,“謝謝你,白靖崎,我很好,你不用擔心。”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她對誰最愧疚,那這個人絕對是白靖崎無疑。

  在訂婚典禮上不明不白的就被帶了綠帽子,害得他成了上流社會的一個笑話。

  在拍賣會上,更是被葉林深打壓得抬不起頭來,她到現在還記得,當時白靖崎的神色。

  痛恨,失望,憤怒,難過,還有淡淡的憐惜。

  也許,他們之間的緣分就只有這么點。

  沈溪在走神的時候,一個人影默不作聲的走到她身邊,直到陰影籠罩住自己,她才悚然一驚。

  匆匆對電話說了聲“我有點事下次再聊”后,她心情復雜的站了起來,望著葉林深明顯來者不善的臉。

  “你怎么……”

  “我是不能回來,還是出現得不是時候?打擾了你和前未婚夫談情說愛?”

  葉林深狹長的眸子閃過一道冷光,身上的氣勢十分凜冽,似乎要將人割傷。

  “我不是這個意思。”沈溪淡淡的解釋道,“我沒有跟他談情說愛,白靖崎只是問我好不好。”

  其實他們兩人的對話葉林深聽了個一清二楚,只是他看出來了,沈溪心里對白靖崎的那種愧疚,所以十分不爽。

  他邪氣的挑了挑嘴角,向前逼近一步,“哦?那你說說,你現在好不好?”

  沈溪聞言,默默低下頭,聲音淡得好似要隨風飄走,“我很好。”

  “是嗎?”葉林深諷刺的反問,滿臉邪氣森然。

  他知道這不是她真正的想法,氣惱于她的不坦誠,更氣惱她對自己關閉心扉。

  什么時候,她也學會這套陽奉陰違的把戲了?

  不,她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沈溪抬起眸子,淡漠的看向他,沒有溫度的一笑,“好吧,葉少,我不好。”

  葉林深被她氣得差點吐血,一把拉過人囚禁在自己懷中,惡狠狠的威脅。

  “沈溪,我不管你好不好,你都必須待在我身邊,要是你敢走,我會將你抓回來狠狠的折磨,還有你最在乎的爸媽,也別想好過!”

  前半句沈溪還沒反應,在聽到后半句的時候,心里掀起滔天巨浪。

  不得不說,葉林深這話直接戳中了她的死穴。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不能不在乎將她養大的爸爸媽媽。

  形勢比人強,沈溪只好低下頭,口吻十二分的疏離冷淡,“我知道了,請問葉少還有什么吩咐嗎?”

  “將你的東西收拾一下,以后搬到這里來住,沈家別回去了。”

  葉林深看似兇狠的口氣里,掩藏著深深的關心。

  只是,這份關心,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

  沈溪無奈點頭,金主將自己買了,自己還主動簽下了合約,還能住到哪里去?

  其實她從沈家逃出去的時候,除了隨身攜帶的手機,什么都沒有。

  其他那些她也不留戀,反正這個別墅一應俱全,除了自己的衣服!

  不過她還是想著回林輕語那里看一看,不在她家住了,好歹要跟她說一下。

第31章 你就是蠢

  “你去哪里?”葉林深皺眉看著沈溪一言不發的往外走,不悅的問道。

  沈溪回眸,淡淡的反問:“不是葉少您讓我收拾下東西搬到這里來么?”

  葉林深被噎得一愣,隨即將手放在唇邊,掩飾般的輕咳了下。

  “我跟你一起去。”

  挑了挑眉,沈溪有點抗拒,“葉少這是怕我逃走嗎?”

  看見她眼里無聲的挑釁,葉林深氣得想吐血,冷冷的看著她,“你盡管嘗試逃跑,看看我有沒有辦法將你抓回來,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不是么?”

  兩人來到林輕語家,一進門,沈溪就抱住了林輕語,不理會身后跟著的這個大尾巴。

  “小溪,看到你沒事,我真是太高興了。”林輕語也回抱住她,視線卻不受控制的往那個俊美的男人身上瞧。

  以往都是在財經雜志或者電視采訪中看到他的身影,此時見到了真人,林輕語心里說不出的雀躍。

  真人比電視上好看一百倍。

  沈溪兀自不覺,無奈的笑著搖搖頭,“傻瓜,我能出什么事,我今天來,是想把我的東西收拾收拾,然后搬走。”

  “啊?你這就要走了嗎?”林輕語看著她,眼里有三分傷感,七分隱藏得很好的嫉妒,“我舍不得你怎么辦?”

  她自然知道沈溪這時候帶著葉林深前來,是要將行李搬到他那里,跟他同居,日夜相處。

  嫉妒得心肝脾肺腎都痛了。

  “你傻了呀。”沈溪略帶寵溺的點了點她的小鼻頭,漂亮的臉上毫無防備,“想我了隨時可以去看我呀,或者給我打電話我們約會嘛。”

  “去……你家?”林輕語的眼睛乍然亮了,“真的可以嗎?”

  “我還能騙你不成。”

  沈溪溫柔的笑道。

  葉林深靜靜的站在一邊,他從來沒見過沈溪這么敞開心扉微笑的樣子,也沒見過她對誰露出這種寵溺的眼神。

  然而一想到林輕語給他打的那個電話,以及那個還沒兌現的條件,他心里就不由得冷笑。

  她這個朋友,可沒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單純,那么對她好。

  葉林深眸子里突然泛起星星點點的笑意,嗓音溫柔纏綿,“小溪兒,你再這樣抱下去,我可要吃醋了。”

  沈溪被他這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嚇得一僵,葉林深臉上的笑太真實,太具有迷惑性,要不是知道他的性格,她差點都信了。

  然而,在林輕語面前,卻又不得不裝作恩愛的樣子。

  她不想讓好朋友擔心。

  “好,我這就去收拾,深哥哥你等我一下,我就只有一點點東西,拿了就來。”

  沈溪也嬌嗔一聲,像極了一個處于熱戀中的小女人。

  深哥哥?

  葉林深眸色一深,他從來沒聽到她這樣叫過他,她從來都是冷漠疏離的叫他葉少。

  高興了,葉少兩個字叫得纏綿婉轉,不高興了,這兩個字一下子就能在兩人之間,隔出一道深深的鴻溝。

  望著這俊男美女在自己面前上演眼神大戲,林輕語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卻只能佯裝受不了的樣子。

  “哎,看來今天不用吃飯了。”在沈溪疑惑的眼神下,她勉強開朗一笑,“狗糧都吃飽了,拜托兩位,能不能不要在我這個單身狗面前撒狗糧,太殘忍了。”

  沈溪被她逗得噗嗤一笑,隨即轉身進了屋。

  偌大的客廳只剩下兩人,空氣一時安靜得有些過分。

  拿眼睛瞄了又瞄這個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男人,林輕語心跳如擂鼓,臉上又紅又熱,給自己打了好幾次勁,才期期艾艾的開口。

  “小溪搬過去后,要麻煩葉少了。”

  葉林深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便移開目光,口氣不咸不淡,“照顧我的女人,理所應當。”

  “我的女人”四個字,像一根尖銳的長刺,扎進了林輕語心中,扎得她臉色泛白,呼吸困難,心里有一頭猛獸叫囂著,想破籠而出。

  嫉妒的種子一旦種下,開花結果是必然。

  依依不舍的告別林輕語,沈溪臉上是揮之不去的惆悵。

  葉林深正在專心的開車,等紅燈的間隙,瞥到她的表情,輕嗤一聲開口。

  “有時候看著你挺機靈的,然而,卻又笨得不行。呵,蠢女人,有人把你賣了,你還在幫她數錢。”

  淡淡的口吻,似陳述,似譏諷。

  沈溪的心情本來就有些不好,葉林深這突兀的一番話無疑是火上澆油,呲的一下就燒著了她心中的怒火。

  “葉林深,有話好好說,能不能不要這么陰陽怪氣的指桑罵槐?”

  “說你蠢,你就是蠢。”葉林深也不是個好脾氣,再度不屑的冷笑。

  “我哪里蠢了?還請聰明的葉少說清楚!”沈溪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暗暗告誡,他現在是自己的金主,得罪不起,也惹不得!

  葉林深被她口中的“葉少”喊得大怒,半個小時前,這個蠢女人還喊自己深哥哥,這才多久一會,又變成了冷冰冰的葉少了。

  心里的不爽使得他的口吻越發不好,“哪里蠢自己去想,我沒有義務告訴你。”

  沈溪:“……”

  再跟他待在一個空間,沈溪覺得自己就要窒息了。

  “麻煩葉少停車,我需要一個人冷靜下。”

  她自己都沒察覺到,她這番話里的賭氣成分。

  葉林深聞言,好看的臉上盡是冷色,他一腳踩下剎車,打開中控鎖,冰冷的命令道:“下車!”

  不識好歹的女人!

  沈溪一鼓作氣開門下車。

  下一刻,豪華的萊斯萊斯哄的一聲便射了出去,沒影了。

  望著不算繁華的街道,沈溪抱了抱胳膊,在路邊蹲了下來。

  有點累,想歇歇。

  “這位女士,你是哪里不舒服嗎?”從身邊走過的路人關切上來詢問。

  感受到來自陌生人的溫暖,沈溪淺淺一笑,搖頭,“我沒事,謝謝你。”

  那人走后,她的眼眶突然泛起一陣潮熱,好像有什么液體要流出來。

  關系疏遠的人尚且能給人溫暖,然而親近的人卻時刻都在傷害。

  這是什么世道。

  “你還要在這里蹲多久?”磁性好聽的嗓音傳來。

葉先生,你我皆錯愛已經全部完結,需要查看全部閱讀的朋友只需關注回復書本名稱即可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