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即时sp值
仙魔大戰在線閱讀-仙魔大戰免費章節

仙魔大戰

時間:作者:8159主角:

仙魔大戰在線閱讀最新章節,仙魔大戰精彩章節免費試讀:星宿動,天極墜,銀河斷,此子誕生天降大異像,兇兆?吉兆?不在萬羅星象學說之中,但知此子日后之成就不可估量。 林朗晨,生于仙魔大戰亂世之末,過人的天賦,無上的法決,先天混沌之體,種種匪夷所思的奇遇,上天為何如此青睞此人? 兇險的修煉之途,痛苦的解咒經歷,漫長的尋親之路,他將如何面對腥風血雨的成長歷程?...

注: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均轉載自其它媒體,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尊重版權~

仙魔大戰免費在線閱讀

第三十節決賽

  神武學院的演舞臺,比賽到了白熱化階段。小朗和愛麗莎姍姍來遲,倒不是他們兩人一直纏綿道現在,而是自從第四次之后,小朗依然神清氣爽,精神抖擻,可是愛麗莎卻渾身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賴在床上不起來。

  比賽已經過了一部分。現在已經是三四名決賽階段,現在是倉塵學院的何天瀾對陣神武學院的田啟良。

  田啟良號稱“洛陽十三少”,但是他對這個稱謂毫無興趣,甚至有些方案,因為他不大喜歡將自己跟另外的一些官宦子弟相提并論。因為他父親在法卡帝國為官,當初在小酒店里面為那幫紈绔子弟出頭,也是因為父親和那些人的長輩是同僚的關系。但是無論如何,他跟倉塵學院的學生算是結下了梁子。

  田啟良的功力比何天瀾稍高,何天瀾是金丹中期,但是已經快到達金丹后期了,而田啟良則是剛到達金丹后期不久,在場面上何天瀾倒是不落下風,因為他的兵器是小朗贈的極品靈器飛劍,而且戰斗風格極其沉穩,步步為營,滴水不進。而田啟良用的只是中品靈器飛劍,雖然進攻犀利但是卻有點狗咬鐵餅無從下口的感覺。

  突然間,久攻不下的田啟良使出了自己的絕招“秋霜連環擊”,只見飛劍突然離手,而啟良則在一旁,左手搭在右手上,右手則成劍指,不斷幻出種種劍訣,飛劍在化為一道青影,剎那間變成向和何天瀾的三十六個大xue攻去,三十六道攻擊在電光石火間完成,每一劍均帶著凜冽刺骨的寒氣,令演舞臺結界之內的氣溫下降了十幾度。

  這樣的攻擊算不上華麗,但是卻是頗為凌厲,臺下的學生一片驚呼。而和小朗和愛麗莎則依然面帶微笑——在他們這等級別的高手眼里,這樣的攻擊破綻實在太多了。

  何天瀾瞳孔收縮,臉色一變,身體急速旋轉,速度之快令到整個人化作一團虛影“叮叮叮叮……”三十六清脆的響聲之后,何天瀾臉色漲紅,氣喘如牛,頭發凌亂,衣衫破了好幾處,手里的劍已經微微發抖,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死死盯著田啟良,放射出不屈的斗志。

  田啟良也不好過,秋霜連環擊極費真力,此招過后,他自己也是臉色蒼白,真氣在胸口一陣翻騰,但是被他很快的壓了下去。

  田啟良同樣盯著何天瀾,冷冷的說:“你不是我的對手。”

  何天瀾稍微平息了一下氣喘,淡淡的笑道:“比賽沒有結束,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田啟良冷哼了一聲:“如果不是你的極品靈器飛劍,你根本擋不住我的秋霜連環擊。”

  何天瀾哈哈一笑:“你想不到我一個倉塵學院金丹期的學生也用得起極品靈器飛劍吧?”

  田啟良再次冷哼:“那你就在接我的霜月漫天吧。”說著身體飛到空中,接著一道道是青色劍芒漫天霜花閃電般籠罩下來。

  何天瀾舌綻春雷,一聲大喝“裂日長虹!”,不避不退反而發起了攻擊,人與飛劍合一,身體急速旋轉,暴發出璀璨的光芒,如同一道長虹向田啟良貫射而去!

  “轟”一聲響后,兩條身影落地,何天瀾一口鮮血噴出,全身衣衫破碎,面如紙白,單膝跪地,靠飛劍支撐身體,不讓自己倒下,可是他依然抬著頭,眼睛盯著田啟良,依然放出無盡的戰意——他不僅僅為自己而戰,更是為倉塵學院的榮譽而戰,倉塵學院的學生愛惜學院的榮譽更甚于自己的性命。

  田啟良還站著,但也狼狽不堪。嘴角一絲鮮血滲出,胸口的衣服也是被何天瀾的劍氣擊破,出現一個大洞,胸口的肌肉也是血跡斑斑,田啟良用復雜的目光看著——何天瀾這哪里是比賽,分明是在玩命!

  這時候演舞臺的評委們相互看了一眼,點點頭。神武學院副院長的站起來:“本次大賽三四名決賽——田啟良勝!”

  雖然是評委的身份,但是副院長畢竟是神武學院的人,宣布完結果整個人臉上也不由得浮起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他的神色被倉塵學院的院長無心子看到了,無心子冷哼了一聲:“你個死胖子,不就是個第三名嗎?瞧你那嘴臉。”

  副院長絲毫不惱,呵呵一下:“當然當然,這第三名確實不值得什么高興……”

  無心子兩眼一瞪,毫不客氣:“你是想說連第一名都拿了才值得高興對不對?我告訴你——做夢!等一下看我們學院的西莫不打到你們的宗牧滿地找牙。”

  “放屁,你們……”副院長一臉氣惱,不過他心里正在想:呵呵,我的確是這么想的!

  旁邊的天都學院的院長忍不住cha話了:“我說你們兩個兔崽子吵什么吵啊?就當我不存在?我靠!你們倒是吵得熱鬧,我天都學院這次連前四都沒有進,想刺激我是不是?要不等一下學員比賽這邊完了我們幾個出去切磋切磋?”

  天都學院的院長麥考密克是一名二級散仙,資歷極老,任天都學院院長已有一百五十年,無心子十八年前接手倉塵院長一職,德崗(副院長)一百多年一直是神武學院的副院長,三年前神武學院院長閉關才由他全面主持神武學院工作,而且論輩分,他們兩個都是麥考密克的晚輩!

  麥考密克一出聲,兩個都不出聲了,副院長訕訕一笑:“看比賽看比賽。”

  何天瀾和田啟良都已經下臺接受治療,現在臺上的分別是神武學院的宗牧和倉塵學院的西莫。

  整兩個人都是號稱各自學院數百年不遇的天才,都在二十五歲左右就突破了元嬰期,短短二十五年走完別人上百年才走完的路,這樣的修煉速度,在當今整個修煉界包括不少大宗派的重點培養的經營子弟都沒有幾個人能達到,如何不令人驚嘆!

  他們是本屆比賽中僅有的兩個突破了元嬰期的學生,在之前的比賽當中由于他們的實力是在超過對手太多,所以他們都迅速解決了戰斗,干凈利落,沒有一絲拖泥帶水。十六分之一比賽中,宗牧甚至一個照面,連飛劍都沒有兩處便把倉塵學院的一名選手踢下了演武臺。

  金丹期跟元嬰期,差距不是一和二的區別啊。

  每個人都知道他們實力很強,但是說不上怎么個強法,因為他們在比賽當中幾乎都么沒有展示太多自己的戰斗技巧,這次參賽,他們的眼里對手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本次大賽的另外一個天才。

  臺下神武學生瘋狂的喊著“宗牧宗牧宗牧……”倉塵學院的學生同時也有部分是天都學院的學生“西莫西莫西莫……”的回應著,真個廣場如同沸水般,熱浪滾滾。

  小朗笑著對愛麗莎說:“看來他們很受歡迎哦……他們的修煉速度比起你年輕的時候也差不了多少啊。”

  愛麗莎感慨的道:“是啊……”

  突然愛麗莎想到什么,伸出粉拳在小朗一通胸前狂砸:“死小朗臭小朗……什么年輕的時候啊?我很老嗎?”

  小朗呵呵大笑,一把摟住愛麗莎:“跟你開個玩笑拉,我的莎莎怎么會老呢……”

  接著小朗湊到愛麗莎的耳邊:“不過就算你老,也是越老越有味道啊。”

  “你壞死了!”愛麗莎大羞……不過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公開調情,所有的人注意力都集中的在了臺上。

  臺上,兩個人在相互對視著,對臺下震耳欲聾的喊聲恍若未聞。

  “早就想和你較量了,西莫。”說話的是宗牧。宗牧一身黑色勁裝,身形剽悍,雖然才二十七八歲,但是已經滿臉的大胡子,他用的是兵器一把華麗的寶刀。

  “我也是。”西莫淡淡的說。

  西莫看上去就像個文弱書生,有點瘦,臉色甚至有點蒼白,一襲樸素的白衣,不帶任何花飾,他的劍是一把中品品靈器飛劍,很顯然他沒有用到小朗贈給倉塵學院飛劍。

  一個火球在兩人中間突然爆開,兩人開始動了,竟然是西莫搶先進攻,下品靈器飛劍剎那間便如狂風驟雨般覆蓋了宗牧,兩條人影倏分倏合,偶爾發出一兩聲刀劍相碰的聲音,一道道劍芒刀芒狠狠的砸在保護演舞臺的透明結界上。

  突然兩個人都停了下來,站在最初的位置,依舊冷冷的看著對方,仿佛這兩個從來沒動過似的。

  半晌,西莫再動,向宗牧再次出劍。這一次他的劍看上去似乎很慢,甚至給人一種輕飄飄的感覺,但是就是這看上很慢的一劍剛動,宗牧臉色一變,整個不退反進,似乎要把身體往西莫的劍尖送去,臺下一片愕然——這宗牧干嘛,想送死?

  小朗看到這情形,忍不住贊嘆:“不錯不錯,年紀輕輕對空間和速度能有這樣的領悟,這西莫悟性不錯。”

  愛麗莎撇撇嘴:“一般般,我比年……比我當年差多了。”

  愛麗莎差點就把“我年輕的時候”這句話給說了出來,豈不是承認自己不再年輕?

  小朗呵呵一笑,愛麗莎一下子急了,用手捂住小朗的嘴兇巴巴的叫到:“不許笑,你笑什么笑?”

  女人的自己的年齡看的極為重要,雖然說修真無歲月,但是沒有那個女人喜歡說自己老,愛麗莎也不例外——盡管她的身體和容貌比十八歲的妙齡少女都要強上百倍,可是還是不喜歡別人說她老——更何況是自己說自老?

  小朗一下停止了笑聲,連臉上也是一本正經,愛麗莎把手放下,可是小朗的正經一秒鐘都沒有保持便再次“哧”笑了出來,愛麗莎這一次整個人貼上去直接便掐他脖子:“我讓你笑……”

  在眾人一片驚呼當中,宗牧的身體撞上了西莫的劍尖,可是西莫連人帶劍便消失了,同時宗牧的后背暴起一團光芒——那是宗牧護體氣勁,同時他后背的衣服被無聲的裂開了一道口子,接著西莫詭異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宗牧轉過身,瞳孔收縮,但是卻又一種莫名的興奮:“西莫,你真很不錯,看來我小看你了。”

  “在你重視我之前沒有被我擊敗,你也不錯。”西莫神色淡然。

  宗牧呵呵一笑:“你也準備接我一招吧——我最強的一招,開天辟地。”

  宗牧那“地”字話音剛落,那把華麗的極品靈器寶刀高高舉過頭頂,然后向一丈余外的西莫狠狠劈下,很簡單的一招,舉刀過頭,然后劈下,但是就是這么簡單的一招,竟然華麗無比,寶刀刀芒暴漲,有如實質,刀芒過處,空間似乎被扭曲。

  以寶刀為中心,整個演武臺結界似乎成為一個太陽,刺眼的光芒甚至令在場一些功力稍差的人短暫失明。

  整個結界突然被光芒脹大了一圈,就像一個氣泡突然被人吹大了一圈一樣——這可是天都學院的院長,一名二級散仙所不下的結界啊。

  剎那間,光芒消失,結界恢復原狀,西莫披頭散發,衣衫襤褸,身上傷痕無數,但是——他的劍正架在宗牧的脖子上!

  宗牧眼里充滿震驚和不相信,半晌,宗牧喉嚨動了動,艱難的說:“我還是小看了你。”

  臺下一片寂靜。

  西莫臉色蒼白,艱難的搖了搖頭,突然一口鮮血噴出,身體搖晃了一下,轟然倒塌。

  宗牧大驚,一把扶住他“西莫兄……”

  可是他扶了個落空,三條人影從評委席沖了出來,正是三大學院的巨頭們。無心子一把扶住了西莫,把一顆丹藥放進西莫口中,一手抵住他的前胸,一手抵住他的后背。其他兩個人則是看了一眼便松了一口氣。

  宗牧眼里流露出一絲悔疚,天都學院的院長麥考密克怕怕他的肩膀:“年輕人,用不著內疚,我們讓你們全力以赴就有把握保證你們每個人的性命,不過想不到這你們都做得很好……唉,我們學院怎么就沒有像你們這樣的學生呢……”說著便轉身走回評委席。

  副院長大聲宣布:“本次決賽,倉塵學院西莫勝!”

  臺下的學生們現在才反應過來,倉塵學院的學生頓時瘋狂的歡呼:“西莫西莫……”

  幾乎所有的倉塵學院的學生的歡欣鼓舞,但是有一個人是例外的,那就是姬絲。看到西莫倒下,姬絲一下子觀眾席沖出來,可是她里演舞臺比較遠,一路撞到了好幾人,接著她躍上演武臺,但是卻被兩名負責演武臺保護的年輕的教師攔住:“同學,演武臺不可亂闖!”

  姬絲急得幾乎要哭了:“你們放開我,讓我進去看看西莫!”

  可麗若也跟了上來,拉住姬絲勸道:“小絲別著急,西莫不會有事的。”

  這回姬絲真的就哭了起來,兩顆淚珠奪眶而出:“你看他都那樣子了……”

  這時候副院長發話了:“讓她們進來。”

  那兩個年輕的教師頓時讓開,姬絲一下子沖到了西莫跟前,看到無心子正在盤膝給西莫用功,不敢打擾,只能在旁邊焦急的看著,垂淚低泣,可麗若攬住她的肩頭,輕聲安慰。

  半晌之后,西莫悠悠轉醒,無心子也把雙手撤開。

  西莫看到這旁圍著的人,眼中露出了一絲感激。

  無心子看到西莫轉醒,臉上露出一絲起悅,但嘴里卻責怪道:“你這小子,那么玩命干嘛?拿到第一又怎么樣?”

  西莫勉強笑了笑:“院長,我答應你的事,做到了。”

  無心子一愣,內心卻是翻起了一陣波瀾,聲音有些激動:“好,好,你做到了。”

  西莫又笑了笑,看著姬絲,聲音有些低沉:“小絲……”

  無心子哈哈一笑:“得了,你們年輕人好好說話吧,這里沒我我事啦——姬絲你扶西莫去療養吧,我打保票,只要你好好照顧,半個月你的西莫大哥又能活亂跳了。”

  姬絲臉一紅,嬌嗔道:“無心叔叔,你又取笑人家……”原來無心子是姬絲的父親是至交好友。

  無心子哈哈一笑,轉身離去。

  可麗若卻好奇的問道:“西莫,你說答應過院長的事辦到了,什么事啊?”

  姬絲一跺腳:“可麗若姐姐,西莫大哥都受傷了,你還問他這么多干什么啊?”

  可麗若笑了笑,點了一下姬絲的額頭:“你這小妮子,就懂得維護你的西莫。”

  這時候他們身旁已經圍了不少倉塵學院的學生,當下便把西莫扶回了住所休息。

  等西莫一幫人離開后,副院長等人才開始頒獎儀式,但是第一名的西莫和第三名何天瀾都去了養傷,弄得場面頗有些尷尬。

第三十一節仙魔秘史

  小朗和愛麗莎早已經回到了住所,他們正在討論西莫和宗牧的戰斗。

  愛麗莎有點感慨的說:“大陸上已經很少出現天才少年了,想不到今天就看到了兩個。”

  小朗呵呵一笑——自從跟愛麗莎相愛以來,小朗開朗多了,盡管以前他也經常面帶著微笑,但是那只是他自欺欺人,他曾下過決心要讓自己快樂,因為那是自己父母所希望看到的,但是他如何能快樂起來?現在有了愛麗莎,如同陽光一般,照散了他內心許多的陰霾。

  小朗摟著愛麗莎的腰:“好像你很感慨似的?”

  愛麗莎點點頭,認真的說:“是的,六百年前,那時候跟我同輩的包括我在內有八個被人稱為天才的年輕人,這個八人每一個都有著不下于西莫、宗牧的天賦。另外,西方大陸也有著八個天才人物,但是具體是那些人我不大清楚——因為我自己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沒有注意到這些人,這么多年我也沒有刻意去打聽過。而自從我們那一批人之后將近六百年的時間,再也沒有出過一個真正可以稱為天才的人物,而現在……似乎又出來了一批,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種……一種力量在安排著什么。”

  愛麗莎原來一直渾渾噩噩,整天就四處搗亂,找人麻煩,但是現在一旦脫離了那種狀態,便恢復了當年那個天才人物本色,智慧、冷靜,對周圍的事物有著敏銳的洞察和分析能力。

  小朗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思考起來。

  忽然小朗問道:“現在大陸上有哪些可以稱之為天才的人物?”

  對于大陸上的人和事的了解,小朗還是遠遠不如有著六百年歲月的愛麗莎。

  愛麗莎稍微思考了一下,道:“首先是三大學院,出了宗牧和西莫,昆侖派則是一名一百零八代的一名弟子,叫做方馗,密宗門也有一名小和尚,叫做達摩……倒是我們烈陽門沒有出什么天才人物。”

  小朗笑了笑:“誰說烈陽門沒有,你就是啊。”

  愛麗莎神色一黯,搖搖頭:“我的經脈受損,而且……我不可能修連烈陽十三重。”

  小朗猶豫了一下,沒說什么,便轉移話題:“好,那現在已經有了四個天才了,還有其他的嗎?”

  “還有一個,這個人可以說是天才中的天才……甚至說是一個怪胎,現在大陸上沒有幾個人知道他來歷,也沒有人見識過他真正的實力,他年齡才二十出頭,但是他的實力可以說已經是大陸上的頂尖……”

  “有這樣的人?怎么可能啊?”小朗打斷了愛麗莎的話。

  愛麗莎瞟了小朗一眼,臉上帶著怪怪笑容:“有的,但是這個人很壞,就會哄女孩子開心,騙女孩子的芳心……”

  愛麗莎越說越不對勁,小朗瞪大了眼睛,但是有感覺不出來那里不對,愛麗莎看著他的樣子,“撲哧”一笑,用手指點了一下小朗額頭:“傻瓜,這天才就是你啊!”

  “好啊,你敢捉弄我?”小朗一下子撲了上去,兩個人嘻嘻哈哈打鬧了好一會。

  小朗又問愛麗莎道:“對了,你怎么會想到這些……我是說你說似乎有一種力量在安排什么?”

  愛麗莎神色有點迷茫:“你知道除了我因為自己的原因沒有參加仙魔大戰之外那另外的七個天才后來怎么樣了嗎?本來就他們的實力本來都可以在數百年內安全度天劫飛升,但是要么在渡劫時候失敗,兵解改修散仙,要么實力停留在渡劫期前,沒有一個飛升成仙,在二十年前的仙魔大戰中他們全部失蹤,聽說西方大陸那邊的那些天才也是如此。”

  “仙魔大戰古而有之,根據記載和傳說,每次仙魔大戰都已一批天才戰死或失蹤,戰死還說得過去,但是失蹤就有點奇怪了,他門全部都是被一個黑洞吸走,有人曾懷他們是被魔族用秘法弄走的,但是魔族同樣有不少高手被吸走。”

  “出現一批天才,因種種原因駐留人間,然后在仙魔大戰中戰死一部分,大部分都被吸走,而且這樣的現象不斷重復。你不覺得奇怪嘛?”

  小朗忽然想起自己曾經問過林宗宇關于仙魔大戰的事,但是林宗宇只是給他講了一些關于仙魔大戰高手間戰斗的情況,關于仙魔大戰的來歷背景等卻沒有過多的講述,但是記得有一次林宗宇嘆了一口氣說:“小朗,仙魔大戰絕不是世人想象的那么簡單只是所謂正和邪、仙與魔對抗那么簡單,這里面有著多少秘密,又有幾個人能參透啊。”

  小朗撓了撓頭:“聽你這么一說確實好像有點奇怪……似乎我們被卷進了一個別人布的局。”

  愛麗莎嘆了口氣說:“其實不只我一個人,我相信有很多在人間超過600年的人都有這樣的猜測,但是我們拿不出任何證據。”

  小朗又皺了皺眉頭:“到底是誰?仙界?魔界?好像這樣的猜測都站不住腳啊。”

  忽然小朗想到了一個問題:“愛麗莎,如果按照你說的……那么本來你也是當年的天才之一,但是你卻因為意外情況沒參加那場仙魔大戰,也就是說影響這些天才人物的力量還沒有達到控制一切的局面,我們想我們可以憑借自己的力量去改變一些東西——我們的命運不可能被人操控。”

  愛麗莎靠在小朗胸膛:“小朗,其實我跟現在根本不想想那么多,我現在只想幫你找到大光明咒和你所修煉的功法的中下卷,讓你和父母團聚,然后天天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想……甚至能不能渡劫飛升,我已經不再乎……”

  小朗聽著愛麗莎的話,感動同時心里矛盾異常,當初小朗給愛麗莎講述自己的故事的時候,并沒有把關于破天訣的事情告訴愛麗莎,只是說自己修煉的是一種奇異的功法,但這本功法只有上卷,自己要尋找中下卷。

  “到底要不要違背父親的叮囑,把破天訣的事情告訴愛麗莎?”

  小朗很頭痛,認識愛麗莎三年多了,知道兩人確定關系了之后才發現,原來他們在見面的那一刻便已經彼此相愛。

  愛麗莎肯定是可以信任的人,小朗毫不懷疑,為了自己,愛麗莎可以毫不猶豫的放棄一切包括生命,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和這樣的一個女人分享自己的一切秘密呢?

  當年林宗宇告訴自己在有實力傲視三界之前,不可向任何人透露破天訣的秘密,但是現在自己能對愛麗莎隱瞞下去嗎?

  其實小朗近段時間來一直在想如何修復愛麗莎受損的經脈,經過用心參悟破天訣里面關于經脈的闡述,已經有八成的把握恢復愛麗莎受損的經脈,但是這樣以來必然會暴露自己破天神功,小朗為此苦悶不已。

  “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吧,這一切告訴愛麗莎,然后幫她修復經脈……想必爹和娘知道了之后也不會反對吧。”

  小朗決定暫時不再想這個問題。

  第二天,小朗和愛麗莎閑著沒事干,決定去參加三大學院教授之間的教學交流,反正之前副院長也已經發出邀請,去看一下也無妨。

  小朗和愛麗莎去到教學交流現場,交流會早已開始,現在發言的是倉塵學院的一名教授,這名教授的模樣是一名老頭,鶴發童顏。

  “……當初我們的前輩接受仙諭成立三大學院,其原因就是因為各大門派閉關自守,抱殘守缺,以致修煉一道日漸式微,人才凋零,我們現在雖然每十年進行一次交流,但是真正有實際意義的內容又有多少?教學的方式方法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我們教師隊伍的素質。學生成就的高低,當然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學生本身的天賦和努力,但是如果教師僅憑自己的修煉的理解并且把這種灌輸給學生,那么很可能會誤導學生,令其在修煉一途多走彎路,甚至限制學生的發展,所以我建議,我們三大學院的教師,尤其是同一系、同一功法的教師應該把自己對于該功法的理解在我們內部坦誠公開,相互討論,相互完善,取長補短,取消分歧,統一意見,方能把最正確的內容教導給學生,方是教學之正道。”

  倉塵學院的這名教授剛說完,神武學院的一名教授提出了意見:“納善教授的提議我完全同意,比如說在交流上,我們向來注重的是教學的方式方法的交流,而在個人功法上,我想這涉及到個人的隱私,這不好公開拿出來討論。另外所謂的消除分歧、統一意見這一點,本來每個人對功法、對天道的理解就是有所不同的,但是最終是殊途同歸。我們不但不應該統一意見,反而應該鼓勵每個教師多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教導學生,這樣方可形成百家爭鳴,百花爭放的局面……”

  聽著這些教授們的發言,小朗和愛麗莎相視苦笑——都是些沒有營養的話,聽不了多久,他們別離開了交流會現場。

  小朗和愛麗莎挽手走在神武學院的校園之內,校園里面的來往的學生很多,他們看到小朗的和愛麗莎紛紛投以羨慕的目光——小朗和愛麗莎,絕對是俊男美貌的組合,可是偶爾有一兩個教授經過,臉上卻滿是古怪的表情,同時遠遠看到便匆匆而去。

  小朗道:“莎莎,看來你可真是惡名遠播哦,那些教授一個個好像都很怕你的樣子——你以前不會都找過他們麻煩吧?”

  愛麗莎臉一紅:“哪有啊,我都不認識他們。”

  小朗呵呵一笑:“估計是你以前欺負的人太多,你都記不起來了。”

  愛麗莎臉更紅了,用力扯了小朗一下:“不許你再笑話人家!”

  忽然小朗像被電擊了一樣,臉色一下子蒼白起來,身體也開始顫抖,幾乎站不穩。

  愛麗莎大驚:“小朗你怎么啦?不要嚇我!”

  小朗的臉扭曲起來,似乎再忍受極大的痛苦,但是他卻抬起頭,閉上眼睛,努力感受著什么,從牙縫里面擠出了一句話:“我父母……等我回來!”

仙魔大戰已經全部完結,需要查看全部閱讀的朋友只需關注回復書本名稱即可哦,親,一定要關注哦

同類文摘

北京单场即时sp值